逃跑计划:路过梦想的年轻人,总有一天会站在它的中心

2017/06/21

撰文:冻梨

逃跑计划“Back to Beijing”演唱会

时间:2017年6月17日 19:30

地点:北京工人体育馆 

从三里屯到工人体育馆的那段路,周末傍晚似乎最堵。上周六为了看逃跑计划,再一次感受到了北京的躁动。找不到大门,就在场馆脚下迷了路,有孤身前来的姑娘攥着一张门票也大汗淋漓地打听怎么走,然后跟着黄牛和荧光棒小摊贩的指引,汇入了兴奋的人群。

看台上的荧光棒五颜六色,身边的朋友打趣到,他们没有统一的应援色吗?摇滚乐队哪里有这种规格的“待遇”,逃跑计划第一次在体育馆开唱,意味着逃跑计划的乐迷们也都是第一次脱离Livehouse和音乐节看逃跑计划,我猜他们和我一样,不知道用什么情绪参与这个十年来的“第一次”。

“我们是逃跑计划”的字样浮现在黑暗里,在Intro的牵引下,蓝色灯光染得全场如同静谧的深海,转而灯光变成热烈的红色,Intro也跟着激烈起来。不同的乐队有各自的内核,正如Intro后的第一首歌《Like a Bird》一样,不管逃跑计划是安静的还是躁动的,他们都自由而肆意。

唱到《Is This Love》时,毛川欢快地在舞台上蹦跳,鼓点透过音响扩大,连座椅都跟着震动,以至于在歌中问出“Is This Love”时,你能真实感受到,遇见歌里的那位Sivona,是多么开心的事。在声场中和音乐人共情,这大概是现场无可替代的地方吧。

当毛川抱着木吉他,站在唯一一道追光下弹起《一万次悲伤》的前奏,开口低沉的声音大概击沉了在场的不少姑娘。副歌时,灯光随着“一万次悲伤,依然会有dream”亮起,更多的器乐加入,一个鼓点下去,鸡皮疙瘩“嗖”地起来了。

《Chemical Bus》后,逃跑计划和大家叙了叙旧。他们很感谢很多观众特意赶来北京,而这座城市对他们来说,既熟悉又陌生。毛川向东一指,十年前每天他蹬着自行车去后海唱歌,总会路过工体。那时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工体有什么关系,如今却成了现实。

紧接着唱起《因为理想》,“当阳光穿过阴霾,希望在慢慢醒来”,像是在和十年前的他们喊话。“因为理想,才是未来”,这句尾声在台上随着重重的鼓点重复了两次,也仿佛在肯定这十年间逃跑计划走过的每一步。

2012年的专辑《世界》封面上,逃跑计划几个人是一水的蘑菇头,当我对他们的印象还停留在这样的“复古高冷”时,眼前的他们其实真诚又可爱。

镜头拉近,你看得到主唱毛川眼角的笑纹和闪光的眼睛,吉他手马晓东带着黑框眼镜笑起来憨憨的,露着花臂的贝斯手小刚提起小女儿一脸幸福,鼓手洪涛的五官更加立体了,似乎是因为排练而消瘦……

主唱毛川

吉他手马晓东 

贝斯手小刚 

鼓手洪涛 

两个小时的演出,你能看到逃跑计划在摇滚外的不同面向,唱《Merry Christmas》时他们是温柔的“逃跑”;唱《结婚》时,在小号间奏的加持下,变成了深情版“逃跑”;翻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他们聚在舞台的一角,围在一起弹琴唱歌,又像是略显悲伤的青葱少年。

而到了《夜空中最亮的星》,全场自发地点亮了手机闪光灯,陷入人工的星星海,循环过无数次的歌曲就在眼前耳边“实时上演”,逃跑计划还是那个陪伴你度过无数个深夜的乐队。在歌曲间的空白时间里,场内既能听见姑娘们的“我爱你们”,也有小伙子中气十足的“逃跑计划牛x”在回荡。

他们练了无数次谢幕,都不知道该如何告别,于是他们选择了那个最简单的方式,唱一首《再见,再见》。他们虽然自嘲紧张,但一整晚的演出都是CD音质,而到了最后的这一首,前奏下去,毛川挥挥手说,不对不对拍子不对,观众才得以欣赏到现场独有的不完美感。

“唯有你曾与我美好的片段,像钻石一样在脑海中闪闪发光”,这十年是逃跑计划的《闪亮的回忆》,而那晚之后,就像毛川承诺的那样,为了不让大家失望,他们会继续前行。

摄影:七仔

点击这里,进入逃跑计划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12/23

YELLOW理想混蛋忒修斯荒山茉莉,2019见证大团诞生

2019/12/16

甜约翰:你的城市小说选集中,甜约翰占几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