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声编辑鸡年愿望

2017/02/15

农历丁酉年开年已经有一段时间。岁末年初,街声编辑们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毫不客气地吐露自己的鸡年音乐愿望。听起来有点贪婪,但许愿都许得格外真诚。

有愿望才有动力,大家各自奋斗,万一愿望都实现了呢?

下面的这些,说不定也有你的心声。

The Beatles 的“七八点”

没有金箍棒也能七十二变的街声编辑孙大猴

希望能看到 The Beatles 剩下两位(贝斯手/主唱:Paul McCartney,鼓手/主唱:Ringo Starr)的演出。在 The Beatles 制作人 George Martin 去世之后,我感到时间有些紧迫。

尤其想看到 Ringo Starr 爵士。和《500 Days with Summer》中的女主角一样,我也特别喜欢《Octopus’s Garden》。虽然从各种上纲上线的标准来看,把这首歌当做 The Beatles最好的歌曲不合适,但是从个人感情来说,这首歌绝对一度是我最喜欢的 The Beatles 歌曲。Paul 还在到处演音乐节,可是 Ringo 的演出不知会在哪,希望上天看在我粉The Beatles 十四、五年的份上,给一个恰到好处的机会。

独立音乐领域,我希望“七八点”乐队能把过去的作品好好录一下子,让我听一个 Hi-Fi 的版本,看看是不是还那么带劲。

希望大陆地区能出现一系列精彩的吉他教学视频,给我们不厌其烦分析每个吉他手的风格、特点,不再只死磕大 Metal 的速度。从理论和编配风格上给我们上一课。

音乐人的相声大会

学法律却歪打正着来了街声的编辑冻梨

去年在北京展览馆看了ヘクとパスカル的现场,主唱椎名琴音的音质比 CD 还好,大提琴的音色美到翻。但是因为展览馆那个软软的椅子导致我整场的情绪和反应都很尴尬,所以,如果他们今年再来,希望他们能在没有座位的 Livehouse 演出,我就能跟着晃啊晃的了。

独立音乐方面,我希望有主办方愿意举办音乐人的相声表演,把嘴贫逗趣的音乐人聚在一起,比如坡上村乐队、HUSH、奇哥等等。1/3的时间用来唱歌表演,2/3的时间用来讲段子。

每次看说话有趣的音乐人开专场,都觉得时间应该加倍,多出来的时间里,他们可以讲相声、讲故事,多开心啊。拿坡上村乐队举例,他们仿佛每场演出都有说不完的话,但因为时间限制,说得再久,也不过是十分钟的群口相声,希望能创造出条件,给予“话痨”在台上侃天侃地的机会。第一次专场可以叫“坡上艺术团相声专场演出”,时长两小时,唱半个小时歌,讲一个小时相声,再设置个观众提问环节,聊半个小时天。

日后有机会扩张,发展出一个“简单相声节”也不错。

当然这样的愿景也是要建立在音乐人的意愿之上,毕竟音乐人更喜欢大家通过音乐来了解他/她。哦对了,有没有人愿意投资独立音乐人抽卡游戏呀?抽一张 A 团吉他手,再抽一张 B 团吉他手,两人轧吉他,看谁 KO 谁。

“重组的,复婚的,都来中国圈钱。没在怕的!”

内心澎湃的三无面瘫少女编辑琉球

相信许多人都见过这张图,2016走了 David Bowie,走了 Glenn Frey,甚至曾经“嫌弃”自己活得太久的 Leonard Cohen 也走了,到了年末还把 Leia 公主一并带走,当披头士的制作人 George Martin 去世的时候,我感到了史无前例的危机感: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活的保罗·麦卡特尼啊!

和无数少年们一样,我的音乐启蒙就是披头士,中二的热血时期披头士的八卦、趣闻如数家珍,去日本人肉背回 The Beatles Box Set,看了无数展,听了无数歌,把 Paul 在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的画面回放了八百遍,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保罗·麦卡特尼。

还有那个 Stone Roses,演了几场就不演了?The Kinks,说好的重组开演唱会呢?The Smiths,你们俩啥时候握手言和啊……这些问题问了一遍又一遍,一年又一年,看到他们活蹦乱跳的样子,就觉得,总有机会的吧。Stella McCartney 的店都开遍中国了,什么时候把你爸也带来呀!

还有一个关于年终音乐回顾的心愿。每年年末各家 App 都会推出个人年度总结,但由于版权和使用习惯等问题,我们每个人都会拥有数个音乐软件,有时虾米有时网易云,有时在手机上听 QQ 音乐,有时在电脑上听豆瓣 FM,听歌数据也自然分散了开来。

是否能有某位大触开发一款汇集各个音乐 APP 数据、集中分析总结的软件,最好能自己勾选想要出现的选项和模版,这样就不用一到年末,朋友圈就要分享十七八张截图了。

天气好的周末,能跟音乐人一起野餐

相信“做喜欢的事,让喜欢的事有价值的” Simple Life 主编恩叉叉

春节前,台北四四南村的 Simple Market 上,看到皇后皮箱和黄玠与现场的朋友们一起音乐午餐,每个人脸上挂着亲切和轻松的笑容,音乐也格外好听。因为它与这一天的天气、这一地的氛围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全方位的记忆。

希望新的一年可以有跟不同独立音乐人野餐的机会,去草地、去海滩,一群人喝着小酒放飞心情,希望音乐自然地生长在我们的生活里。

就像这样边唱歌边聊天边吃好吃的~(图片来源:皇后皮箱 Facebook)

你们票房好会给我发红包吗?

偶尔也想被夸“成熟稳重”的街声编辑陆小维

我希望所有 DIY 小厂牌搞的演出都场场爆满!

之所以产生这个愿望,是因为下面这段微信对话 ——

我:“推广跟票房到底是怎样的比例关系?”

某小厂牌主理人:“铁打的推广,薛定谔的票房。不到最后一刻不知道自己会死得多惨。”

对于这个回答,虽然我难以自持地笑出声来,但难过和无奈还是有的。

除了亲朋好友,小厂牌要吸引乐迷买票来看自己主办的演出,得带领乐迷完成以下步骤:不认识乐队→看了介绍→去听歌→觉得不错→买票去看演出。对于现在这个资讯满天飞的时代,其中的每一步都十分艰难且目标受众流失率惊人。

既然这么难,不如让上天也来分担一点好了,请帮帮忙让这些可爱的小厂牌票房爆棚!

至于我自己,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心愿呢:

春天,去广州吃好吃的,顺便看一场“琪琪音像”办的演出/活动。

夏天,去日本看 Fuji Rock。

冬天去台湾看大叔的跨年。

秋天的话,暂时没有安排,想在大陆看到台湾乐团伤心欲绝和午夜乒乓。

大陆版的“见证大团”会有吗?

想永远保持少女心的抓马女王实习编辑 clouds

个人愿望有很多哦,想四月去垦丁看春呐,想七月在富士山下看 Fuji Rock,想十一月去香港看 Clockenflap 音乐节……(反正以上都是想想。

要说更大一点的愿望,作为一个台湾原创音乐乐迷,我非常喜欢街声在台湾举办的《The Next Big Thing 见证大团》,透过这个活动,我认识了很多之前没注意到的乐团,也听到更多好歌。

2016年,街声在大陆举办了《The Next Big Thing 大事发声》,跟“见证大团”的形式不太一样,参与节目的多为本身在独立音乐圈就有一定知名度的音乐人。我很想在新的一年,看到跟台湾一样原汁原味的“见证大团”。

另外就是希望有更多台湾的原创音乐人来大陆的简单生活节,包括但不限于他者、DSPS、李英宏、怕胖团……(拜托拜托老板一定要看到这条!

相关消息

2019/09/16

正式开票!这场浪漫欢乐的海滩派对,期待你的到来

2019/09/15

别被自称“废物”的热狗给骗了,其实他是邻居家的孩子!

2019/09/12

世界的、历史的、文化的、现代的、简单的,交汇在古都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