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堂唱片:都会青年的遛狗音乐选择

2017/04/14

撰文:陆小维

我想发现年轻人通勤、逛街、旅行、遛狗、聚会时都能听的音乐,那应该是跟都市年轻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音乐。

——明堂唱片 李天杲

豆瓣上有一个“中国唱片业”小组,简介是“了解、分析、恶搞中国唱片产业”。

点开这个小组的最热话题,排在首位的是一篇名为《唱片公司宣传部常识测试》的帖子,发布于2007年。楼主黑刀列出44个跟唱片行业相关的问题,称之为“一个唱片公司宣传部的执行人员必须要了解的基本常识”,并放话说“过于复杂,现在的唱片从业者,估计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得出来”。

帖子发出第二天,豆瓣网友“2G3”第一个跟帖给出了正确答案,还不忘补刀一句“那么简单?”。

这位“2G3”真名李天杲,当时在四川师范大学念市场营销专业。杲,不念hào,也不念dāi,正确读音gǎo,意思是明亮、高远。

轻松答过黑刀难题两年后,李天杲就创立了一个独立音乐厂牌。

李天杲的音乐启蒙,是从港台流行音乐开始。他喜欢杜德伟和陶喆,逐渐听了很多 R&B 和 Hip-Hop 

实体唱片店之梦没实现,却做了个厂牌

在音乐这条路上,李天杲并非一开始就甘于“屈居”幕后。刚从家乡古蔺(隶属于四川泸州)到成都上大学,他就跟三位学长一块儿玩起了乐队,当主唱,做原创,往 Disco Punk 曲风努力。虽说这支乐队仅仅存在了一年,被李天杲形容为“羞耻 play”而不愿透露乐队名,却也在成都小酒馆暖过场,还录过几个 demo,其中《To Someone I Always Adore》是李天杲最喜欢的一首歌。

另一方面,李天杲也不断跟实体唱片打着交道。中学时的一个暑假,他去昆明玩,那里的天气跟古蔺一般阳光明媚,又呈现出几丝古蔺这样的小县城无可比拟的城市化气息,更重要的,还有多家唱片店。带着这样的观感回到课堂,李天杲忍不住恍神,念叨着“能去昆明开一间亮堂堂的唱片店该多好”。他一边幻想着自己当唱片店老板,一边不停手地买唱片,从新华书店开始,转移到易趣、卓越(亚马逊)、当当等互联网平台……接受街声大事采访时,李天杲粗略一算,现在的唱片收藏有五、六千张,其中大多是 CD,黑胶仅有个七、八百张。

听多了、看多了、摸多了、研究多了实体唱片,李天杲逐渐培养起一套立体的音乐审美,又有市场营销专业知识辅助,将自己喜爱的音乐亲手带进更大的市场,看上去是个极具吸引力的机会与挑战。2009年,玩过的唯一一支乐队解散后,大学生李天杲开始做自己的厂牌,用梦想中唱片店的名字“明堂”命名。 

首张专辑豆瓣评分9分

电子音乐制作人白天不亮在2011年发行首张专辑《时光幻游指南》,这也是明堂唱片发行的首张专辑。

李天杲第一次听白天不亮的作品,是那首《The Greatest Kind Is In The Water》(《上善若水》)。“就像第一次听到 Nujabes(日本著名 Hip-Hop 音乐制作人)时,感受到的那种把东方审美带入 Hip-Hop 的惊喜一样,白天不亮也把中国审美做了有趣的尝试。”只一首歌的时间,李天杲就被折服了。

当时,李天杲刚毕业不久,进入广告公司,而白天不亮正被外派到非洲工作,两人通过明堂唱片旗下音乐人 Samurai Mal 牵线,开始网聊。 

聊到是否愿意跟明堂唱片合作,白天不亮有点怀疑,“明堂好像还没做什么事,为什么要跟你合作”?不过他还是把自己的一大堆作品发给李天杲试听,就唱片发行概念,征求李天杲的建议。

“白天不亮做的是偏 Jazz-Rap、Nu-Jazz、Lounge 风格的音乐,不像流行歌那样可以每首歌拆开听,而应该为听众设定一个场景,为他们创造聆听音乐的氛围感和空间感。”循着这样的思路,李天杲向白天不亮描述自己对这张专辑的设想,“听你的音乐像在旅行,但这趟旅行是坐在沙发上就能完成的。可以把专辑拆分成白天、夜晚等不同章节,听觉体验就是在24小时内,思绪跟随音乐去到不同空间,A Day Trip,一日旅行。”

听完李天杲的想法,白天不亮觉得很有趣,放弃了自己原先“把歌拼在一起发出去就好”的想法,选择跟明堂唱片合作,发行了这张深受好评的专辑《时光幻游指南》,至今豆瓣评分仍保持在9分。

《时光幻游指南》专辑封面。明堂唱片的发行,设计部分大多由李天杲完成。2016年,白天不亮发行第二张专辑《游园惊梦》时,找到六位设计师做了11稿,都没达到理想的样子,李天杲只好自己上手

《游园惊梦》专辑封面

2013年,明堂唱片又发行了电子音乐人 Keemo 的一张氛围专辑《安眠曲集》,不难看出,早期的明堂唱片更像是一个电子走向的厂牌。“不过,随着个人口味的变化……我越来越喜欢听 Hip-Hop……”

于是,明堂唱片的“画风”也起了变化。 

Lu1的《男孩》、KAFE.HU 的《27:路西法密码》、张骐骥的《八音》、夏之禹的《Lucky!》……2015年和2016年,明堂唱片接连发行多张说唱单曲、专辑,势头强劲到包揽2016豆瓣阿比鹿音乐奖说唱奖项。

KAFE.HU 《27:路西法密码》专辑封面。KAFE.HU 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前期为这张专辑做了五、六十首歌,有的已经录好,却因为没有做到最满意而弃用

“说唱类的奖被我们拿完了,很尴尬……其实这反映出 Hip-Hop 在中国的市场还没完全展开,如果好的作品足够多,竞争应该很激烈的。这次连“年度说唱唱片”这个奖都取消了,就是能达到入围标准的专辑数量不够。”一句“明堂牛B”后,李天杲也表示了遗憾。 

随着“纳入麾下”的音乐人越来越多,李天杲对明堂唱片的定位也逐渐明确:做 Urban Music,做给现代都市里的年轻人听的音乐,做有“都会感”的厂牌。

作为一个时髦的80后,李天杲上大学时每个周末一定会去夜店玩,却苦恼于听不到自己真正想听的音乐。“国外的舞曲跟中国人的听觉喜好有差别,亚洲人倾向旋律性的音乐,而年轻人又需要更强的节奏感,那该怎么结合?我想发现年轻人通勤、逛街、旅行、遛狗、聚会时都能听的音乐,那应该是跟都市年轻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音乐。”

朝着这样的方向,看似款型不同、创作面向不同的明堂唱片旗下音乐人,散发出共同的特质 —— 有趣,音乐好听且有质感。

明堂唱片的部分出品

下次做活动,就在冰激凌店吧

“单打独斗”了六年后,李天杲在2015年找到六位伙伴加入明堂唱片,分别负责媒体、巡演、市场、行政等事宜,还在成都董家湾的一栋居民楼里成立了工作室。他自己也从广告公司辞职,全职投入明堂唱片的运作。

明堂唱片大家庭

如此一来,明堂唱片可以围绕着唱片发行,为旗下音乐人提供更全面的服务。 

为了配合专辑和巡演,在进行争取各平台推广位、联络媒体发稿、上电台通告等常规配套宣传方式以外,明堂唱片会根据音乐人的不同特性,策划专属活动。

2016年,Lu1和 Cee 进行“午夜列车上的回忆之旅”巡演时,就在成都的方所书店进行了一次对谈,聊起 Hip-Hop 的全球化和本地化,吸引200多人到场。而2016年 KAFE.HU 在北京、上海和成都的 Apple Store 举办了三场名为“音乐里的乐趣与自我探索”的新专辑分享会。“Lu1 比较书生气,适合方所书店,KAFE.HU 比较潮,适合 Apple 这种科技感的品牌,而且方所书店跟 Apple 的受众其实跟明堂很吻合,就是收入水平和品味都不错的年轻人。”话说到这,李天杲想到一个新点子,“下次夏之禹做活动可能就放在冰淇淋店吧……”

Lu1×Cee 方所书店活动现场

KAFE.HU Apple Store 活动现场

跟着音乐人跑巡演时,李天杲会在现场暗中观察乐迷的特征,总结出来就是“颜值高”和“时髦”。而明堂唱片微信公众号后台的粉丝属性分析,为这两个形容词提供了有力的证据:粉丝年龄集中在18至30岁,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深圳,使用的手机型号大多是 iPhone 6s Plus 或更高。

2015年8月,Lu1“成长之诗”巡演到深圳,这是 Lu1第一次巡演,有500多位乐迷挤满 B10现场,带去的专辑也签售一空(摄影:B10 现场)

目前,明堂唱片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除了音乐之外,正计划让“明堂”品牌拓展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从而获得更强的孵化新音乐人的能力。至于具体细节,李天杲透露:“服装、餐饮业都会考虑,比如开家串串店什么的……”

明堂唱片开设了子厂牌Mo Records,专注于极简主义音乐,不太会考虑市场,更多是作为李天杲音乐兴趣的补充,四月将会发行一张 Techno 唱片


明堂唱片2017年计划发行

KAFE.HU 新专辑

夏之禹 新专辑

Cee 回归单曲

点击这里,进入Lu1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7/12/29

如何把 Livehouse 的独立音乐现场搞大?

2017/09/19

江湖音乐节:其实我们一直在去“江湖”化

2017/09/04

吉术斋:拍音乐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