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的猫:趁年轻,去过喜欢的生活

2017/05/15

撰文:孙大猴

街声独家专访

房东的猫的乐队简介是“快乐的民谣小组合”,两位女生,一弹一唱,清新自在的声音让很多人来到巡演现场,和她们一起大合唱。

房东的猫三月巡演到了厦门 RealLive,还是老样子,台上唱,台下唱得更欢。今年的巡演被她们分成春酒、热夏、秋酿,巡演主题都是她们歌里的词。那天房东的猫主唱小黑注意到了一个不动声色的男生,不知道是因为记不住词还是故意炫技,他不跟唱,他跟吹,漂亮的口哨吹得小黑直羡慕。

“不过女生吹口哨会不会不好?”小黑自言自语嘟囔着,对吹口哨有些顾虑。吉他手少年佩说:“我来吹!……不过我也不会……”

房东的猫广州站的大合影,台上台下平均年龄不超过25岁

中南唱歌跳舞大学

房东的猫成立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这所学校男女比例3:7,由于社团众多、人才济济,被大家誉为:中南唱歌跳舞大学。少年佩给我数她们学校毕业的音乐人:“小娟、燕池、还有杨臣刚,”怕我不知道,还补了一句“就是《老鼠爱大米》”。 

少年佩和小黑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母校的环湖十栋宿舍楼下,少年佩风风火火走过,以为是熟人,就冲着小黑打了个招呼。小黑心想:“这人是谁?”直到两个人在吉他社里组乐队,才让这次认错人事件浮出水面:“哦哦!原来那回是你啊!”

2014年5月,成立不到一年,她们第一首原创《秋酿》出炉。一天晚上少年佩睡不着觉,拿起吉他,弹出了《秋酿》的前奏。吉他顺着一弹,就把这首歌的轮廓勾勒了出来。

第二天少年佩上 QQ,把录音发给了小黑,小黑刚听过前奏,就喜欢地不得了。到了副歌 A 小调转到 A 大调的时候,一下子明朗起来的情绪像是在心里点起了一盏小灯一样。

后来的《美好事物》更成了很多民谣吉他学习者的必练曲目。排练的时候,小黑也会时不时对和弦编配表达一些自己的看法。说到小黑的吉他水平,她说自己好久没练琴了,看了看左手:“好像还是有一些茧子,”又看了一会儿,“哦,可能是天气太干了,脱皮。”

有社团经历的都知道,历年招新是校园里一大看点,吉他社是学校里一大社团,有300多人,其他“对手”还有岭南文化社、莎士比亚戏剧社、挑战者联盟等等社团。吉他协会一大法宝就是“路演”,几个音箱一套鼓摆出来,人就全围上来了。

房东的猫当年有着“冷场王”的美誉,“别的乐队都唱五月天啊,《第一天》啊,大家都听过的歌,但我们唱的都是《董小姐》、《南方姑娘》,当时没什么人听。所以我们一唱,大家就纷纷散了。”

“会不会因为你们声音比较小,所以远处的人都听不到?”我问。

“不会不会!”两位成员齐齐回答,“我们都是把已经聚拢过来的人群唱走的。”

虽然在“路演”会受到一些打击,但也会有一些不期而至的赞美。小黑和少年佩习惯在六层宿舍楼的天台上唱歌,她们一个弹一个唱,不时会有上天台晾衣服、吹风的同学经过。

一次,一个来晾衣服的女生就拿着手里的盆安安静静听她们唱了好久,等一首歌唱完,就丢下一句“真好听”,转身下楼,头也不回。

在天台上唱歌间隙,房东的猫可能也多少次这样并肩眺望远方

小黑的专业是动画方向,少年佩的专业是财经方向的,说起最喜欢的课,她们和经纪人李纤橙小声商量了一会儿,小黑作代表说:“课的名字我不记得了,是插画那种,有一堂课他让我们用各种方式,拓印、裁剪、拼贴给自己设计一个纹身。”她们说教课的李老师是个八零后,从俄罗斯留学回来,很“机车”,很酷。

“是不是美术生都喜欢摇滚、独立这种音乐啊?”我问。

“是啊,他们听摇滚还是多一点。”小黑一边想,一边慢慢说着。 

“主要都听谁呢?”

“Beyond 吧!”

让美好事物继续 

组合成立的一开始,房东的猫本来准备就是在学校里玩玩,毕业就各奔东西,只是工作间隙互相串串门,再唱唱歌。可是几首翻唱《斑马斑马》、《南方姑娘》被微博各种大号转发,让她们人气蹿升。 

但还在大学里的她们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房东的猫的毕业告别演出定在2016年6月19日,地点在学校里的一个小咖啡馆。她们以为就像很多师兄师姐的毕业演出,三五十个朋友聚聚会,一起唱唱歌,为大学的音乐旅程画一个小小的句号。可谁知道,光是微博上踊跃的反应就让她们意识到:可能来的人不止三五十人。她们把场地果断换到了对面大一些的乌托邦咖啡馆。

早上两个人就在乌托邦咖啡馆碰头,把要演唱的歌曲过了好几遍,把大概要说的话、要走的环节捋清楚。下午四点,她们还特意到原来的场地做了一个预演,就算是给原来的场地一个交代,也能让当天晚上来不了的朋友先听听。

毕业演出当天的曲目单

演出行业有一句老话形容天气对票房的影响:“刮风减半,下雨全完”。武汉那天是瓢泼大雨,就在这样的天气里,来的人还是把乌托邦咖啡馆挤得水泄不通,还有冒着大雨在外面眼巴巴看着的。这也让房东的猫吓了一跳,不过她们还是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巧合。一个乐队一起分一碗方便面的故事听了太多,面对高薪的工作,她们和经纪人李纤橙商量了一下,发起了专辑众筹。如果一个月内能卖400张,她们就把房东的猫的音乐继续下去。就像有人说的:“400张!对房东的猫来说也太低了吧!”果然,专辑卖了两千余张,筹款二十多万。几个人一咬牙,那就做下去吧!

虽然在有“朋克之都”称号的武汉,房东的猫却很少在学校以外的地方演出,大部分演出都是参加学校的各种文艺晚会。大一些的也就是吉他协会的“年度大作”:“集结号”汇演。有一年,房东的猫为了准备“集结号”,特意和吉他社里的朋友们组了一个临时乐队,吉他、贝斯、箱鼓,把原来的歌曲演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在武汉生活、演出了四年,第一次演 Livehouse 却是在成都。说起毕业后在小酒馆万象城“房东的猫X开潮”的演出她们还有点激动:“平时在学校演出大家都是朋友,嘻嘻哈哈的,那回看见了很多专业的音乐人!”她们说的时候还特意把“专业”强调了一下。

2017年年初,同名专辑《房东的猫》终于出炉,过去房东的猫的歌曲很多都是手机录音,这回她们对很多原来发布的作品进行了再一次的编录。新版《美好事物》比原来更多了一点儿回忆的味道,除了减速,和弦上也有一些变化,原先开头的 Eb—F—B 变成了 Ebmaj7—F—Gm,Gm 最后挂的一个9音也是余韵悠长。

除了歌曲的改变,她们还与梁晓雪合作了《短叹》,在弦乐若有若无的铺垫中,小黑和梁晓雪营造出了一个和以往房东的猫不太一样的景象。从这张专辑里,确实能看出房东的猫的成长和变。

2017年刚刚结束的“春酒”巡演,房东的猫打破了很多场地的票房纪录,场地里经常看见穿着一身校服的高中生跟着大声合唱。对于很多听众来说,“大学女生”恐怕是房东的猫很重的一个标签,两个人有着95后一代典型的冷幽默方式,少年佩高冷,小黑暖萌。说到巡演里最享受的一点,小黑毫不迟疑的说:“大合唱”。我开玩笑说以后会不会像“万青”似的想“自己唱会儿歌”,小黑像是有点没听明白,愣了一阵子,随即一脸正经,忙不迭地说:“不会不会不会!”像是好奇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大合唱一样。

房东的猫巡演第一站南宁的总结

巡演的行程有时候安排得非常紧,几个人车马劳顿,还要打起精神来演出、接受采访,她们还要抽出时间去领略各地的美食和风光,这一趟把她们累得够呛。不过回头看看还是令人满意和充实。除了演出,巡演也是她们和各地朋友“面基”的时刻。2013年,房东的猫成立之初参加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中南微声音”歌唱比赛,比赛环节有一轮是和其他一名选手一起演唱,这一次合作让房东的猫和选手方冉合作非常愉快。方冉毕业以后在深圳工作,这次巡演深圳站,她们特意邀请了方冉一起演出,也算是旧日重现了一次。

除了同学,还有一些“网红”朋友,像以写书法走红网络的“叹书”,也和房东的猫一直在网上交流,这次巡演到广州,大家畅谈之下,叹书把自己的手机壳三两下拆下来,给小黑的手机安上。手机壳上写着“万事胜意”,现在她还在用。问她会用到什么时候,她说:“如果不是坏了我轻易不会换的!”

万事胜意的“纪念款”手机壳

现场演出,她们也经常被要求唱《斑马斑马》、《董小姐》这些金曲,实在拗不过观众,她们就会和大家一起合唱一下子。不过说起这个,少年佩一个劲儿解释:“当时真没什么人听过,我们唱了以后,不知道怎么就火了……哎,我不是说这些歌是我们唱火的啊!”尴尬地几声笑之后,小黑也一个劲儿解释,“哎呀,真不是那个意思!”

叫房东的猫,却都养过狗

除了写歌唱歌,两个人会经常一起出去玩,吃饭逛街看电影,两人都能吃辣,吃得到一块去。前几天两个人一起去看《一条狗的使命》,少年佩哭得稀里哗啦,小黑回来说,真想改名字叫“房东的狗”啊!

“毛茸茸的我们都很喜欢,猫猫狗狗的,房东的猫猫狗狗。”面对很多问题两个人会互相询问、商量。有时候一个问题问过去,两个人一起回答,意识到我听不清又一同停下,一般是小黑嘿嘿笑出声,再继续说,就和我们身边的大学女生一个样。

房东的猫的夏季巡演、秋季巡演也都在进行中

从吉他社中的“冷场王”,到现在巡演场均人数400+,这样的故事未免有些励志,可房东的猫却一直没想到会真的成为“职业音乐人”,不过既然决定了,她们就认认真真做了下来,带着所有一路听她们歌的朋友们的期待,争取像爸妈希望的那样,“早日成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音乐人”。

(图片来源:房东的猫)


当我去流浪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以下是房东的猫的答案:

主唱小黑:

唱片

周杰伦《十一月的萧邦》

Gérard Darmon《OnS'Aime》

hyukoh《20》

《人猿泰山》 

生活用品

滑翔翼 

吉他手少年佩:

唱片

王菲《浮躁》

Eric Clapton《Friends》

Tom Waits《Orphans》

百科全书

生活用品

电磁炉

点击这里,进入房东的猫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12/23

持修:“宅男最会做的事,就是幻想”

2019/12/17

魏如萱谈《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彼个所在》是整张专辑最后完成的歌

2019/12/05

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