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伺候乐队巡演的

2017/02/28

撰文:Peter

本文转载自“简单生活”网站,是一位巡演经理的自白,讲述一段关于爱与勇气的巡演人生。

Peter 俞绍华,来自台湾,到杭州念大学。由于对独立音乐爱得深沉,念着念着就“跑偏”了,入行成为了一名巡演经理。

很多的人梦想是永远在路上,Tour Manager的梦想,则是早点回家。

初次入行是带来自台湾的激肤乐队,参加西安和杭州的两个音乐节演出。那是一个相当迷糊的年纪,展开这趟旅程的故事曲折离奇,大概来说就是集齐伙伴的过程:在台北住家后头的排练房遇到激肤,在杭州场地Loopy的前身Lineout遇到音乐节搞手,在那个脸书可以使用的年代,遇到跟我一样热血的西安少年,于是这趟旅程就此展开了。

当乐队提出需要先有国内机票的行程单时,瞬间蒙了,内心激动的灵魂在告诉着我,该要学学携程怎么使用了,对于每一个步骤的小心谨慎,彷佛第一次到ATM练习取款的场景,但难免的,新手总是会出些岔子,比方说中文名字就帮人家打错了。

好的,该要出发了,总之从杭州出发到西安的路上,内心小鹿乱撞的激动,终于第一次要带乐队出行,闭上眼的瞬间,就在机场与台北的homies会合,到达酒店的时候,发现房间并没有完成预定,尴尬地对他们笑了笑,大概就像是拉屎门没关,正巧有人拉开那刻的尴尬。

演出当然顺利结束了,虽然真心分不清楚所有的设备和tech rider是什么意思,不过还好场地的设备足够使用,那晚是在旧光圈的地下室,还记得那几只猫咪四处奔走的画面,到了夜晚,巡演完后的酒肉欢愉当然不可少,记得最后一幕是西安口音最怪的广东仔小龙,他直呼着:“Peter,赶紧睡吧,我会叫你起床的!”

然后当然毫无意外的,就这么睡过头了…….醒来时,原定班机已到达杭州。

好吧,就这么展开一段关于爱与勇气的巡演人生。

但要说起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担任Tour Manager,要回到2014年最后一次的长江迷笛,在一滩烂泥里见证,最后一次静电头老哥的演出。

Statix-X,所有金属迷在New Metal盛行的年代,无法抹灭的回忆,还记得在浦东机场第一次接到金属佬团伙,看到Wayne老哥(Statix-x的主唱)的激动,他开口就问该要如何翻墙,因为他想上黄网。

好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第一次感受到海外乐队的专业团队,乐队经理是资深的白人胖大叔,不仔细聊天,还会以为是某个WWE退役的选手…….大叔多才多艺,除了负责乐队所有的日衣住行娱乐日常外,还负责舞台的设备对接和FOH调音的工作,基本Sound Check就是看他一个人在台上台下奔走,乐队还有一位非常专业的乐器技师,负责维护所有演出前后的乐器工作。

当然免不了得要发生一些意外,最要命的就是负责Backing Guitar的乐手,衣物被航空公司寄丢了,没有随着团队一起到达浦东,差一点就要穿上我的CANNIBALCORPSE T-SHIRT,最酷炫的还是Wayne的老婆,因为睡过头没有赶上飞机,最后是跟下一个海外乐队Fear Factory一起抵达,无法忘怀他们抱在一起接吻的画面……大概持续了10分钟,对了,忘记跟大家报告,他老婆是美国知名的AV女优,他们是在脱衣舞酒吧相识相惜…….

更无法忘怀的是,演出结束的隔天中午,他们准备离开上海浦东机场的那刻,Wayne用宿醉的口吻说着我还年轻要好好加油,说着要一辈子摇滚下去。

一个月后,某个雾霾的清晨,收到随队技师的脸书私信:Wayne因为意外于家中离开人世,苏州迷笛成了他人生的告别演出,也成了我一辈子无法忘怀的回忆。

若要说起最Hustle的巡演,那应该就是去年的顽童MJ116China Tour!

总计约14站的行程,一路紧凑的分段行程,少数的休息日可能也要既定的工作要完成,加上顽童也是儿时偶像(2008发行《How We Roll》的时候,我还在上初中),所以也特别用心地准备整个巡演工作,当然路上少不了欢乐的场景,除了吃吃喝喝外,也打开对于嘻哈音乐的儿时狂热,Tour Manager常常会有个职业病,那就是带什么音乐类型的艺人,就会重复听同一类型的音乐,最近我还真的有点走不出来……已经开始努力练习饶舌写歌,准备我自己的第一张Mini-Mixtape……

巡演充满酸甜苦辣,当然也会有遭遇意外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是加拿大乐队ObeyThe Brave/台湾乐队血肉果汁机的联合巡演。

在深圳站演出结束的隔天早晨,我们整装待发要搭乘大巴士前往香港,参加Cockenflap音乐节。大伙接力把行李摆放妥当,加拿大人在车上难掩兴奋,开始放起同乡的国宝说唱歌手Drake的首首金曲,随着节奏摆,大巴车在高架口与小客车擦撞了……金属撞击的瞬间,大伙直接吓坏了,还以为是车子出现什么故障,原本也只是一个单纯的交通事故,交警也很快做了处理。没想到的问题来了,这辆大巴车的师傅没有保险,而且只会说粤语,小客车驾驶扬言要大巴士判赔,并且指责我们乘客也有责任,这下火气全上来了,这不是躺着也中枪嘛!

总之,经过一番唇枪舌战后,小客车司机依然扬言要找他的兄弟来处理,这时车上的老外也耐不住性子,直接亮出两手满满的肌肉和刺青,小客车司机瞬间受到惊吓,架也停住不吵了……可想而知的结局,对方兄弟也不敢招换了,改口要和平理性报警处理,我们就换了一辆大巴士继续香港的旅程…….

Tour Manager的工作,其实等于是艺人的旅行团保姆,我们伺候着乐队成员的大小事,确认行程妥当;确认演出的设备、时间、票房都是正确地执行,用最苦力的方式,确保观众们可以享受一场专业的演出,That's Our Life,只能持续保持Real,Always On My Way!

相关消息

2019/07/26

UIDWORKS:《乐夏》片头彩蛋?问我就对了

2019/06/13

旅行团经纪封夜:我从没喜欢过经纪这个职业

2019/06/01

街上捡的塑料小人也能拍现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