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禹:嘻哈粉红少男心

2017/05/28

撰文:冻梨

2017西湖音乐节街声系列专访

夏之禹,四川说唱歌手,虽说被称为“浪漫派”,但什么风格他都愿意尝试。去年发行单曲《Lucky!》前后,Lu1 送他的绰号“嘻哈界王心凌”,从明堂唱片内部流传到各个地方,他不气不恼,觉得大家开心就好。

5月29日,2017西湖音乐节将从夏之禹开始拉开序幕。

唱首嘻哈给三八妇女节

在夏之禹眼里,玩摇滚或唱民谣,最开始时,要么是为了骗姑娘,要么是为了出风头,而作为一名说唱歌手,他则是后者。

从 Linkin Park 的摇滚乐里,夏之禹第一次听到 Rap,后来又接触到上海嘻哈音乐人黑棒2004年发行的《嘻哈第一棒》,他渐渐摸索到 Y-Hood、隐藏、Ezlife 等嘻哈论坛,觉得嘻哈音乐和此前听到的都不一样。高中补习班的老师在家录歌、上传,他就也跟着在家研究起了录音制作。

三八妇女节晚会,一个听起来和嘻哈八杆子打不着的场合,却是夏之禹第一次登台给人唱 rap 的地方。

夏之禹的老家四川广元是位于川甘陕三省交界的小城市,三姑六婆间拥有发达的信息网。高三毕业的夏之禹已经玩了阵嘻哈,和当地的街舞队一样穿着奇装异服,在市区里随便走走都格外突出。不知被哪位阿姨诓去了三八妇女节晚会,他便唱了人生第一首原创说唱,歌词内容满是那个年纪对社会的不满与控诉。

“跟你聊完我就会立刻忘掉这件事。”自认唱得又傻又尴尬,夏之禹开启了自动屏蔽功能。

夏之禹在豆瓣小站说,他是“一直被黑心老板欺压的才子”

他大学时在西安念影视动画,创作了一首《天府2008》,被收录进了《Chinese Hiphop Underground》第十季音乐合辑,不过那时他也还没想过能把嘻哈当职业,回头看这首歌,效果也不是很成熟。

等到毕业前,学校提供了实习机会,他可以去制作《数码宝贝》的日企实习。不过那时刚好赶上他第一次在成都小酒馆的演出,夏之禹和老师提出请假两天,却被拒绝,他当场把实习申请表往讲台上一拍,留下句“那我不实习了”扬长而去。

嘻哈歌手等于小品演员?

离开学校后,夏之禹并没有找一份正式工作,而是和成都说唱音乐人馒头组了说唱组合 Aplus,发行 mixtape,到处争取演出机会,一眨眼就过去了两年。后来组合解散,在家里的压力下他成为上班族,心思在嘻哈上,换了不少工作。同事们知道他会说唱,不过都以为他只是玩玩而已。

2009年前后他有段时间没碰嘻哈,但他和独立音乐厂牌明堂唱片的老板李天杲始终有联系,这条线怎么也断不掉。两人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两人大学刚毕业。

那会儿明堂唱片刚成立,李天杲开始帮助音乐人制作发行。人称“白叔”的电子音乐制作人白天不亮2004年筹备第一张专辑时,找到馒头帮忙录音,在馒头的推荐下,他们认识了夏之禹。2013年,明堂唱片走上正轨,李天杲也跟还在上班的夏之禹提出,要不要正式做嘻哈。

2015年,夏之禹加入明堂唱片,和 Lu1、Cee、Kafe.hu 等嘻哈音乐人聚在一起,一个人的名字总能在另一个人的唱片中被发现。也正是夏之禹和白天不亮合作的那首《莲花》,让更多嘻哈音乐爱好者知道了“说唱歌手夏之禹”。

“王心凌”的绰号来自于和他相亲相爱的 Lu1

夏之禹心中一直有对成为职业说唱歌手的憧憬,让他真正下定决心辞职的是现在说唱环境变好,“可以靠嘻哈活下去了,何乐而不为?”

曾经在校园演出或是参加晚会、音乐节,嘻哈歌手只是其他音乐人的点缀,“像是演小品一样,演完大家就把你忘了。”而这次西湖音乐节设置了全嘻哈阵容的舞台,夏之禹觉得,这是观众系统了解嘻哈音乐的好机会。

王心凌+苏打绿

5月14日,本届西湖音乐节举办了鲜享会,台下有不了解嘻哈的观众,夏之禹担心自己唱完后别人不懂他的嘻哈为什么这么不劲爆,在表演时,他便开玩笑说自己是“说唱界的苏打绿”。而这之前,他的外号是“说唱界的王心凌”。

去年年底,他发行了 EP《Lucky!》,封面是粉色和绿色的心形,一眼看过去,根本无法直接联想到这是张说唱唱片。制作人 sususu 将这首歌称作是“1998年的广末凉子在2025年圣诞节听的流行情歌”。

发行 EP 时,明堂唱片和手工甜品品牌合作,推出了限量冬日甜蜜礼盒

《Lucky!》旋律清新,从小镇青年的视角出发,描述他憧憬的爱情,歌中反复出现的和声“So Lucky!”俏皮可爱,上扬的尾音勾得少男心和少女心一起泛滥。

她有黑色的瞳孔黑色的长发

她牙齿不太整齐笑起来依然美如画

她像一个奇迹更像一个节日

她让人兴奋不已根本无法节制

她让我开始思考活在这年代的意义

可能就是为了遇见她吧

So Lucky!

夏之禹2017年1月跑去网易云音乐的这首歌下面评论:“留言板里能有人相识相爱……如果有的话我包红包……”留言板也变成了乐迷的许愿池。 

没有攻击力,不预设对错观,夏之禹只想在自己的作品中叙述故事。在今年即将发行的新专辑《太空少女》中,他的作品会有点流行、有点迷幻,整体来说温暖又温柔。“我的立场是,不强加给大家什么,不要太锋芒毕露,音乐要温柔才能做这个事情。”

但“王心凌”也并不局限自己的创作视野。和制作人胖幻熊组成的新团体 Pacino 就是对想象力的又一次拓展,风格迥异于他的“浪漫派说唱”标签,两人还在制作的第一张 mixtape,把场景设置在加州,以经典的经典的 Hip-hop 元素和匪帮风格构建他脑中的黑帮电影。

如果年轻人现在开始做嘻哈,夏之禹的建议是,一定要多听黑人的音乐

在创作上,夏之禹也有很遗憾的事。他一直对方言嘻哈有很大的兴趣,可虽说是四川人,广元地处三省交界,作为当地的交通枢纽,有很多北方人生活在那,夏之禹的四川话也因此“太标准,没有地方口音”,玩方言嘻哈不太带劲儿。

以自己的生活为灵感有穷尽的一天,他尝试为听众带来一些虚构但是有趣的内容。只要能为大家展现未曾看过的风景,强硬的匪帮风格或是浪漫的爵士嘻哈都可以是他的工具。

图片来源:夏之禹、明堂唱片

2017西湖音乐节演出时刻表

点击这里,购买西湖音乐节门票

相关消息

2019/10/14

马良:往后余生开始之前的平凡日子

2019/10/11

怪人房间:最尴尬的问题,就是把后摇和意义扯到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