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Livehouse 里喝掉的不是酒,是故事

2017/03/03

撰文:陆小维

Livehouse 里为什么要卖酒?

因为听摇滚离不开酒,借酒壮胆,POGO 更带劲,跳水更有力。

因为听电子离不开酒,喝晕乎了,蹦迪时舞姿才到位。

因为听民谣离不开酒,三两杯下肚,句句歌词直戳内心。

……

音乐和酒的“纠缠”,在 Livehouse 这样小小的场域里越发紧密。但是,当你边看表演边喝酒时,一定没空去想象,同样是这款酒,同样在这家 Livehouse,背后发生过这样的故事……

为此,街声大事采访了八位全国各大 Livehouse 负责人,让长期泡在现场的他们,聊起心目中“场地最有故事的一款酒”。下次去看演出的时候,你不妨也点一杯感受一下?

北京 School

刘非

Shot

摄影:小贝,微博@贝爷还是小姑娘

School 最有故事的酒其实不是一款特调或是一个牌子,而是一种酒类:Shot!

School 的语系里叫“煞”!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一口干。School 的煞一般是野格,Tequila 和 Whiskey。

关于“煞”有很多故事。如果你经常来 School,你总能听到酒客或者各种乐队的朋友们互相搂着肩膀扯着脖子喊:“哎!那谁谁,煞一个!”或者“不服?!连煞仨!” 又或者“我来!煞一轮!”。Shot 这种一杯干的风格太适合 School,干净利索,野蛮无理,入口即烧,瞬间上头!于是开始了 School 一个又一个醉生梦死的夜晚。

而且“煞”作为 School 语系的专有名词已经输出到很多地方。如果你在 School 很礼貌地对吧员说:你好,我要两杯 Tequila Shot 加盐。那你一定不是常客。你要以气吞山河之力对吧员说:“给我俩煞!不用盐了!”那才是 School 正确的喝酒方式。摇滚乐就得这样,直来直去,雷厉风行!

曾经有俄罗斯的老外坐在我们的吧台对我说,你们中国人太能喝了。我说你们老毛子不是最能喝么,他说比不了,你看你们(指着正在疯狂煞的朋友们),我们哪敢这么喝!对了,从 School 组建的乐队里有个纯女子乐队,就叫 Quick Shot,但她们翻译的中文更狠,叫快可杀。煞酒一杯,杀倒一片。

北京 乐空间

小车

摇滚有啤气

“摇滚有啤气”,是2016年4月,由李志经纪人迟斌发起的一个独立啤酒项目。他联合音乐人、设计师和啤酒厂商,生产了一批精酿啤酒,酒标以李志、惘闻、声音玩具等六组独立音乐人命名。名字中的“啤气”,指的是叛逆、创新、打破陈旧的精神。

所以每次有加入“摇滚有脾气”的音乐人来到乐空间演出,我们都会注意他们会不会点自己的那一款。惘闻在乐空间演出时就买了自己的那一款。李志非常矜持,深夜潜入乐空间,冰箱前徘徊良久,选了罐汤力水。

上海 MAO Livehouse

李草木

摇滚有啤气

地球人都知道,Livehouse 酒水卖得奇差。老外进场先走向吧台。国人进场不是抢第一排就是去洗手间,有人根本不知道场地吧台在哪里。 

最有故事的一款酒,应该叫:客人你买瓶酒吧光靠场租收入我们根本活不下去呀。

如果一定要选的话,我选滚啤好了,名字就很摇滚 —— 摇滚有啤气。然后观众就会说:给我一瓶李志/赵雷。

第一季的六组音乐人:李志、惘闻、声音玩具、吴吞、赵雷、爽子,算上这个月马上要来 MAO 演出的舌头乐队,MAO 上海店就集齐前四款了。第二季的六组音乐人:二手玫瑰、木马、低苦艾、鸭打鹅、秘密行动、左小祖咒,我们也集齐了前四款! 

喝过“滚啤”的音乐人还不少。我记得木马、低苦艾都喝了,然后他们就加入了第二季。想来都是套路!

去年混凝草音乐节后一天,MAO 这刚好是 Carsick Cars 专场。音乐节主办方就拉着一批乐队偷偷来我们这非官方 after party。前上海 Pairs 乐队的小中也来了(两年前他回澳洲老家了)。看到“滚啤”他眼睛一亮,喝完把瓶子放在包包里,说要带回澳洲(他对滚啤是真爱啊!)。

大象体操今年1月3日来 MAO 演出。主唱凯婷真的能喝,演出间隙在台上“咕嘟咕嘟”就干掉了一瓶“滚啤”。演出开始前她还举着“滚啤”在场地“微服私访”,被“滚啤”公司的人(他们小头头是台湾人,那天买了十多张票,组团来看大象体操)抓到合影。演出结束,凯婷对来看演出的一位街声编辑说:“一定要告诉 Landy 我们演得很好呀。我们有很努力。”

南京 欧拉艺术空间

公爵

“野牛套餐”

野格+红牛套餐,在欧拉叫野牛套餐,因为我们的朋友,南京艺术学院的黄老师经常点这个套餐,又叫黄老师套餐。野格要用冰箱冷冻室里拿出来的,红牛要用泰国产的八倍牛黄安的红牛。

黄老师有一个视频团队叫“为何”,这是一个半公益性质的小团队,参与了欧拉的开业演出、学唱团活动、大大小小演出活动的视频、图片拍摄,都是免费拍摄、剪辑、投放。免费工作时黄老师还会点上一个野牛套餐,我们生意不好的时候会给黄老师留言:快来冲消费啊。时间长了,黄老师一来,吧台就会很自然地问:来一个套餐? 

黄老师也是跟我差不多年纪的摇滚爱好者,在我们那个年纪听的老狼、木马、SMZB等老乐队来欧拉演出,黄老师必然拨冗而至,点上一个野牛套餐,兴之所至也会像年轻时候一样 POGO 起来。 

最近一次黄老师来欧拉喝野牛套餐是在上周日,家庭变故、团队解散、交通意外 —— 满身疲惫,依然是一个野牛套餐,说一些过往,说一些人生,再像一个男人一样昂着头走出了欧拉,从头再来。 

除了黄老师,还有顽童MJ116、草东没有派对和木马等音乐人也尝试过这款野牛套餐。

杭州 Loopy

小龙

朗姆可乐

之前有一个听众,Loopy开业以来每场演出都来,他说来的原因是他第一次来时遇到了他的初恋女友,从高中到2016年喜欢了六年,现在还是喜欢。但是初恋女友身边有男朋友了,然后他就来吧台买朗姆可乐,边买边哭边喝说:“我请他们喝酒,看她过得好就放心了!以后她来 Loopy ,买酒买门票之类的都挂在我的账上。”说罢要给我他的银行卡,还说密码在银行卡后面。吓得我赶紧给这个小哥递餐巾纸,安慰他。边上男男女女欢声笑语,但是小哥在哭,给我印象蛮深的。

广州 SDlivehouse

SuperNova

野格

大概两年前,有一个天津来的大哥。很爱摇滚,总会有一瓶野格存着,看演出的时候喝。 

他音乐鉴赏力很高,为人也很风趣健谈。很快我们就和他成了朋友。经常一起把酒言欢,喝大了偶尔干点蠢事啥的。

突然有一段时间他很少出现了,大概一到两个月后他出现了,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憔悴了很多。那段时间正好就是股灾那会儿,他说他小区很多人跳楼,他家里有东西闹。然后他自己坐那喝酒就开始自言自语了。 

后来他又很长一段时间没出现,再出现他说他入院了,脑里长了瘤。是喝酒喝的。这个大哥很能喝,他喝烈的我喝啤酒我都先不行。两年前,他最后一次来的时候,精神已经完全不正常了,拖鞋也能拿着玩半天,那之后再也没见过他了。 

重庆 坚果 Livehouse

老鬼

Neverland Punch 

这款酒来自我们主办的一个电子音乐节,音乐节名字就叫 Neverland,是一个完全户外完全放松的音乐节。设计这款酒的时候目的就是为了分享,加入,让大家体会群体的快乐。别看这款酒特别美味顺口,甚至还有水果,但在它上面倒下的朋友不计其数。 

武汉 VOXLIVEHOUSE

李半仙

奥斯曼

很早以前有一个国产的 Whiskey 叫奥斯曼。大概十年前的样子吧,很早以前就不卖了。产自山东。

单 shot 人民币五元,一整瓶 70元,这是我在酒吧里听说过的最便宜的酒了。而这个酒的品质也非常出众,格外的难喝,而且度数不高但是特别辣口,堪称难以下咽第一。所以有新人来 VOX,进入圈子的仪式就是喝奥斯曼。(这是十年前的事啊,现在早没这个仪式了)

乐手来演出一般会喝点场地提供的免费啤酒,青岛什么的。记忆比较深刻的就是周云蓬演出,一个人喝一瓶伏特加,开演到演完,差不多喝完,特别佩服。

读完这些故事,你有想起自己在哪家 Livehouse 的“醉酒”体验吗?欢迎在街声微博(@StreetVoice)或微信(ID:StreetVoiceCN)留言分享给我们~

点击这里,进入大象体操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08/07

七夕婚礼歌单,不播不嫁

2019/07/18

独立音乐人做代言,能为品牌带货吗?

2019/07/11

挑唱片也看脸?这些封面让人一看就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