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邦妮:是创作人也是制作人

2017/01/24

撰文:Blow 吹音乐

连续两年霸占 StreetVoice 年度音乐人气榜单冠军宝座,单曲 YouTube 浏览量高达93万人次,这支乐队叫原子邦妮。

原子邦妮终于在上个月发行了第二张专辑《孤单会消失离开不见》。其实,我私下称这张作品为“精选辑”,因为他们所创作、制作的歌曲之多,真正被选中并收录在专辑中的作品,怎能不称之为“精选”呢?

《孤单会消失离开不见》专辑封面

学制作,让玩音乐的路走更久

提及原子邦妮的报道或文章中,大多数会介绍两人分属于樱桃帮和 ZAYIN 的过往,这段玩团经验的确对两人的音乐生涯有着不小的影响,但音乐的种子早在更多年前已种下、萌芽。从小学习古典钢琴的查查,高中开始接触热门音乐,就读辅大的时期在学吉他的玩家乐器行认识了樱桃帮团员们,于是组团、发片。“像是乐团录音技巧、编曲基本概念等都是那时候在录音室时,跟黄中岳老师和 Randy 老师一步一步慢慢学的。”查查说,后来樱桃帮面临解散,正因这段时间累积的制作和创作经验,让她得以继续音乐之路。

15岁刚随着家人移民新西兰的 Nu,在当时娱乐不多的夜晚,家中刚好有一把父母友人留下的古典吉他可以解闷,于是他自己摸索,从简单刷奏和弦的过程中对这个乐器产生了兴趣;后来跟当地的传奇吉他老师 Peter Skandra 学了半年,却面临是否要跟家人一起搬去奥克兰的选择困境。犹豫很久,Nu 还是决定去了奥克兰,也因此陆续认识 ZAYIN 的 bass 手 Matt 和其他团员,他们组了团、写了歌、将创作放上“滚石可乐”,被当时的站长阿凯(1976)听到,“他问我们想不想回台湾表演?”这句话,造就了后来的 ZAYIN。

“然而我们大学念到一半,家里也有压力,发了两张专辑后,有些团员想回奥克兰把大学念完,于是就决定休团,大家分头做自己的事。”Nu 表示,自己当时也站在人生的岔路上,思索着未来的方向,这段时间他大量写歌放上自己的 StreetVoice,也经由 MV 导演吕来慧牵线,开始写广告配乐,累积作品,渐渐从原本幕前的工作退居幕后,致力于编曲与音乐制作。

原子邦妮的组成,起源于多年前 Nu 找了查查帮忙唱自己的作品 demo

从编曲、制作与配唱经验累积音乐能量

由两位音乐制作人组成的原子邦妮,同时也是全职词曲创作者,除了可以从一些线上歌手的作品 credit 发现他们的名字,查查还身兼配唱制作人,而 Nu 则参与了不少电影配乐的制作。 

担任配唱制作人和自己唱歌是两回事,在与不同歌手的合作过程中,查查逐渐建构出自己对于“歌手”身份的观念与想望。在大陆配唱电视剧《龙门飞甲》主题曲时,张峻宁(男主角)的刻苦耐劳与不轻言放弃的韧性,让她印象深刻;而制作女子演唱团体 MISSTER 时,如何同时 handle 每位成员的状况、个性与长处,也是一件挑战性极高的任务。

“配唱是一个很特别的工作,要在短时间内观察一位歌手的个性,并找到适合的方法让他/她唱出想要的东西。”查查表示:“有些歌手要用鼓励的,有些要用骂的,就像与人相处,面对不同人要用不同方式。做音乐很多时候卡住都是因为‘人’的关系,这时制作人就要试着协调,让大家把歧见放下,了解彼此都是真心为音乐好。”

与歌手相比,配唱制作人在录音时必须更全面地思考(查查,摄于原子邦妮自宅工作室一隅)

“建骐老师曾说‘把对的事和对的人放在对的地方’。我觉得这句话很重要,它已经超越了音乐本身。”Nu 补充:“尤其是跟一群很有才华的人合作时,他们都很有自己的想法,要如何让每个人都可以被满足?同时又能达到(制作人)自己的要求?很多时候不能轻易生气,要聆听。”制作王心凌《一个人的日子》时,Nu 并没有参与配唱工作,但后来听到录好的版本十分惊艳,他表示:“通常自己的歌给别人唱,会变得跟原本想的不太一样,然而他们(心凌的制作团队)却很熟悉也知道如何用心凌的特色,去做到原本 demo 想要呈现的感觉。如果我加入或许还会扰乱他们原本的默契。”此经验也让他深深体会主流音乐产业的“专业”。 

除了主流唱片的制作,电影配乐又是另一门学问,拥有更宽阔的想像空间,以及更多实验的可能性。半年前 Nu 承接了制作纪录片《一个人的收藏》的配乐工作,原书作者姚谦与导演希望所有的音乐(约二、三十首)都只使用合成器音色呈现,而这样的尝试也是影响原子邦妮创作思维转变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原子邦妮中,主要的 lead、pad、bass 等都是电子合成器做出来的,电脑音源大多仅使用鼓的 sample。”为了追求类比音色的品质,并顾及现场演出的稳定性,演出时 Nu 和查查会自己带 interface,串联所有器材和主唱的麦克风,并在舞台上 mix 后再送 stereo 给 PA。 

“但风险还是很高!”Nu 无奈地笑着说,“户外演出太热时合成器会当机、太阳太大荧幕上的 LED 灯看不清楚容易操作失误、不小心把接电脑的 Thunderbolt 碰掉的话整个 set 就毁了……”“多数音乐节或商演的节目安排都很紧迫,因此专场演出对我们来说比较能发挥,没有换场的压力,也有比较充裕的时间进行测试、彩排。”

环境音乐大师 Brian Eno 影响了我们

与制作不同,创作是从无到有、掏空自己只为了挤出一滴灵感的纠结过程,每个人或多或少会有自己习惯的创作方式,无论是先曲后词、先词后曲、由一段即兴 jam 出的 riff 开始发展、抑或由某件乐器编织出全曲轮廓等,但原子邦妮保留了各种写歌的可能性,从歌曲想传递的“感觉”出发,用音色展现风格。

“Queens of the Stone Age 和 Wilco 的吉他 tone 和一些录音方式影响了我们早期的作品,那种比较暴戾的音色、像 fuzz 的破音是我们很喜欢的。”Nu 表示,随着后期风格转变,原子邦妮在音色的选择上受到 Brian Eno 许多影响。身为氛围音乐(Ambient music)的始祖,Brian Eno 很早就开始用 sampling,取样环境声响放入音乐中。“这影响了我们创作上的思维:不一定要用真实的乐器去编曲,如何将‘声音’创造出来?加上效果会变成什么感觉?不需要特别跟大众解释,这些东西都是属于创作者的、很私人的部分。” 

经历过主流唱片圈的“工厂化”音乐制作过程,查查和 Nu 在创作上反而希望避开所谓的流程,更自由地发挥每一分创意的延伸。查查说:“有时候我会先 key 鼓,然后跟着节奏哼哼唱唱,有了旋律后才去找和弦,找完和弦后会再确定一次 melody,然后才会再铺其他东西上去。弄好后再给 Nu‘加工’,让 demo‘升级’。有些歌反而是先写了歌词,再从歌词去发展。”

“假设歌曲是疗愈的,就不会用像吉他破音那种太暴戾、太‘重’的声音。”为了呈现原子邦妮的风格与特色,Nu 非常重视音色的选择:“吉他对我而言(在创作时)是最容易上手的,但如果是写比较电子的歌的话,通常会先从鼓的音色挑选开始。当你跳脱 acoustic drum 时,电子的音色选择性非常多,Trance、Techno 和 Dubstep 的鼓组声音是完全不一样的。再来是订速度,其实做 demo 不用花太多时间去编细节,现在很多 sampler 都很厉害,只要决定好鼓的 patten 和速度就可以先进行其他部分,等你要 final 掉这首歌时再处理细节。”

在写歌时是否会预设哪些歌是写给别人、哪些歌是留给自己?Nu 笑着说:“以前会,因为版权公司会开收歌需求,但很常遇到和自己预期不同的情况,像是写给 A 的歌被 B 拿去唱,或写给男歌手的歌最后反倒是女歌手唱了。”一些原本写给原子邦妮的歌,后来发现不太适合查查唱而卖给别人;也常常有人主动询问原子邦妮已释出却未发行的作品是否愿意出售。

“如果遇到有人想买原子邦妮的歌,我们会蛮严肃地开会讨论(卖不卖)。原子邦妮没发行的作品蛮多的,如果一直放着不卖,自己又没有很想唱,还不如成全别人,让很棒的作品被更多人听见也不错。”查查补充:“我们会从专辑想呈现的曲风类型与概念去看,如果这首歌在概念内就会留着。”

《孤单会消失离开不见》是新专辑诞生的关键

累积了大量作品,原子邦妮很清楚哪些歌曲预计收录在专辑中,它们拥有同样的氛围以及想要传达的意念。然而,整张专辑依然缺少明确的主轴,直到查查写出《孤单会消失离开不见》,这首歌让专辑轮廓变得更加清晰,歌词蕴藏的情绪与画面感,更加深了其他曲目之间的连结,赋予专辑核心价值。

“每首歌都有自己的生命,我们帮它们找到出路。”查查说。

早期创作的《被你遗忘的森林》与《天亮之前》是专辑一开始就决定收录的歌曲,到了后期跳脱原本思维,不少歌曲仅使用合成器创作,像《其实你一直是这样的》和《还是会想你》两首较新的作品则是两人近期一直在摸索的风格。 

除了十二首创作,此辑还收录了两首来自其他音乐人的 remix 歌曲,其一是由从英国留学回来的 Meteorite Chen 所作的《再见了麻瓜 Remixed by Meteorite Chen&Brian Elgin》,Nu 表示,原本与 Meteorite 并不熟识,对方主动来信询问合作意愿,并交出令人惊艳的成品。“他 remix 的版本让我听到这首歌的另一种可能性,把我们带到另外一个地方。” 

另一首《天亮之前 Remixed by MW》则是由 Nu 之前在新西兰的高中同学 MW(Michael Wu)所创作。他是个很妙的人,回台湾后在科技业当上班族,有天忽然想做音乐就辞职了,做一做发现活不下去又回去上班,后来他自己录了一张专辑放到网路上卖,歌曲《Pink Corridor》还有收录在派乐黛合辑《F2-宇宙之钥》中。Nu 笑着说:“和旧识一起完成作品的感觉很棒,但他一开始给我的 remix 竟然长达 12 分钟!一直到mastering的前一天才修改成现在听到的最终版本。”

以时代性的电子声响包覆着心中每一道声音、每一段故事,原子邦妮用音乐讲述着生命中的不同体验和经历,牵引着听者重新探索自我内心的纠结与孤单。这张专辑只是一个里程碑,也许哪天,你意外在其他人的歌曲中发现查查和 Nu 的名字时,那熟悉的音乐氛围与意境,依然能让你的心缓缓降落,找到属于自己的平静。

(本文转载自 Blow 吹音乐)

点击这里,进入原子邦妮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24/05/16

卧谈|Cyclone赛科隆:第一首诗,潦草一点也没关系

2024/05/10

河豚子:没发专辑的十年里,我们试着成为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