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维鱼:21世纪初英伦乐队巡礼之旅

2016/11/21

撰文:孙骁

街声独家专访

“你一说‘门楼儿’,我这脑袋呼一下子!”

三维鱼乐队的吉他手王欢突然一下子提高了音量,在十分嘈杂的咖啡馆里都显得十分突出。

“门楼”这个存在于2008-2010年的独立音乐网络平台,给那一批音乐人太多回忆。三维鱼经历了几次签约、换人、休整,也见证了同时期乐队飞人走红或解散。今天,他们显得没什么包袱,大家一边做着自己的工作,一边写着自己的歌儿。“火不火?不管火不火!玩嘛!”  

英伦这个圈子应该重新联合起来

北京乐队风格这种事情有时候兴扎堆儿,有几年就是流行朋克,Old School、New School、Skate Punk、Skinhead一齐出现,有几年就是一水儿大Metal。英伦乐队往上数,可以数到麦田守望者、清醒,进而说出很多一时间响当当的名字——达达、果味VC、便利商店、青蛙、非鱼,以及再往后的旅行团、渡鸦、自画像、波澜童话、水晶湖、新香水、未来脚踏车、午夜飞行、小类与11乐队、水果沙拉(现时光胶囊)。还有很多昙花一现的,像在“盖世群音”比赛中脱颖而出的“黑马”邮差乐队 、安静好听的拖特巴士大乐团,当然也包括现在晋升为全民偶像的逃跑计划。虽然这种好听的、流畅的、以吉他为主的音乐元素还存在在很多乐队或者歌手的歌曲里,但从某一刻开始,很少有乐队骄傲地会说:我们玩的是英伦。



从宣传照也能看出,三维鱼浓浓的英伦气息

“咱们英伦这个圈子还是应该重新联合起来!”从怀柔开车七、八十公里特意赶来的吉他手王欢说。和负责词曲创作的主唱詹博比起来,王欢显得更加健谈、外向。在我们的采访正式开始之前,我说起了2007到2008年三维鱼最活跃时我看的几场演出,本来客客气气的王欢一下变得热络而亲切:“这你要不说我都忘了!”

我第一次看三维鱼的现场演出是在2007年“高校摇滚夜”厂牌每周三办的“高校摇滚夜”系列演出上。那是我第一次进D22,一迈进门,我就暗中在脑中的小本划上了一个勾儿。那时候每个摇滚少年都有一个去遍北京Livehouse的宏愿。

演出阵容现在看起来颇为强大,有南无乐队,有“北工商”的一个叫做多罗吒的朋克乐队,还有一个乐队没来。那时候演出当天乐队打电话说来不了这种事,其实还是很普遍的。甚至不吱一声就不来的也不是没见过。再有一个就是三维鱼,干净好听,《I Wanna Fly》从那第一遍听见开始就不时地回荡在我的脑海里。



三维鱼2008年的几场演出海报

“有一次演出你们吉他手的琴弦断了,我还把我的琴借他了你记得么?就是‘别吃朋友’那场演出,主题是‘别绝望,我的小狐狸。’”我问王欢。“别吃朋友”是“优质大豆”乐队主唱解征创办的倡导保护动物的素食组织,经常举办保护动物的主题演出,那一场是拒绝皮草主题的演出。

“诶诶诶,你别说,有点印象!”

“你们当时谁用日芬的Tele来着?”

“李宁用,我用的Epiphone”

“我那把是一个Washburn的F孔,HB30,还有根弦上反了!”

“哦哦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这样,话匣子一打开,当年各个乐队的声音样子就在我脑袋里一幕幕上演,像大阅兵一样。说起这些当年一起演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朋友,说起谁谁谁出国了,谁谁谁在给哪个明星弹琴,谁谁谁在哪哪上班……这些消息都是辗转很多遍,听到身边的谁谁谁说的。要不然,也不会有开头王欢说的那句话:“咱们英伦这个圈子,还是应该重新联合起来!”

消失的场地和消失的网站

大多数人知道“无名高地”恐怕都是因为五月天的那句歌词“无名高地到鸟巢的十年,一路铺满汗水泪水”。无名高地无非是“五月天演过的一个小酒吧”。

可在那时候的摇滚青年心里,无名高地、豪运、13CLUB是多么光芒四射的名字,有太多优秀的乐队从无名高地没有走到鸟巢,却可能走进了写字楼,走进了柴米油盐,走进了老家的小房子。

说起来无名高地,我一回也没有去过,就像现在很多大学生说自己没有赶上D22的好时候。王欢跟我说:“我们都没在无名高地演过。”看起来比较内向,秀气的主唱詹博说:“咱们演过啊!”

“哪次啊?”

“有一次,都安排好了,结果没演成。”

“为什么?”

“因为关门了啊,海报都做出来了!”

“行,那就也算咱们演过了!哈哈哈!”

我知道无名高地不复存在也是在它倒闭很久之后,想不到真的是这么突然地关闭,完全没有告别仪式或者什么“最后一场”,说没就没了,也留给了三维鱼一个“就算演过了”的遗憾。

关于老What到底有多大,关于某次演出到底是在新豪运还是老豪运,詹博和王欢都聊了好久。“那几年真是有什么演出去什么演出!”主唱詹博说。

没错,那几年还流行到处贴实体海报,至于当天酒吧有什么演出,一般人也是两眼一抹黑,逮着什么看什么,能pogo就pogo,不能pogo创造条件也要pogo,也不是没见过有人硬要pogo和不想pogo的人打起来的事儿。

“地下摇滚网当时太牛了啊!当时组队都是在‘地网’上发帖子,比吉他中国好使,当时乐队都是这么组起来的。”相对内敛的主唱詹博说起“地网”也热情满满。

但凡那一代乐手,似乎很难不提到“地网”,甚至三维鱼最初的吉他手(现贝斯手)李宁,就是王欢在上面发帖子招乐手招来的,还有主唱詹博。说起“地网“,大家都不胜唏嘘,当年光芒四射的网站消失得几乎不留痕迹,在互联网上竟然几乎查不到一点信息。

说起文章开头提到的“门楼”,三维鱼在2009年还曾荣获过“门楼网音乐盛典”最具人气乐队奖。我问起当时的状况:“你们当时在上面是不是特火啊?”

“也没有吧!”主唱詹博和王欢互相看了看,似乎在确认什么。“不过确实认识了很多人,现在的很多朋友都是当时在那里认识的,非鱼的刘洋、波澜童话他们。”

后来的My Space、校内网都被一一提起,在那些网站上,有些人火了,有些人慢慢找不到了。

逆流而上的三维鱼

主唱詹博现在在一家文化公司上班,吉他手王欢在做编曲录音,原来的吉他手、后来为了集体利益决定“牺牲”自己去弹贝斯的李宁,一直以来都在一家国企工作,鼓手小川现在是一名架子鼓老师……几个人的日子都过得有声有色。

“最开始组乐队就是想火,想成大明星,想签公司,签了就‘出道’了!”说到“出道”,我们都哈哈乐了一阵。

詹博继续说:“当时就是想出唱片了,在大街上就能被认出来了,就能挣大钱了,就是明星了!”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看了太多成功的案例,Beatles也好,Michael Jackson也好,Guns’N’Roses也罢,以为只有成为巨星才是唯一的道路。慢慢面对很多现实问题时发现,真正吸引自己的不只是成功或名望,而是音乐的那种熟悉感、成就感,这往往是最需要的,也是离不开音乐的原因。

“那‘正能量乐队’这个标签你们现在怎么看呢?”问起这个问题,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似的:“那都是过去啦!就是那个时候确实会有这种劲头,也确实带着一种希望大家都能喜欢的让步,之后的两首歌都会和原来有一些风格的变化。”

那么乐队成员是怎么相处的呢?有没有什么强烈的争吵或者小阵营呢?这些年下来,三维鱼似乎没有这些问题:“喜欢咱们这种音乐的人都是比较温和的,我们之间几乎没有红过脸”,王欢说。的确,在采访的间隙,王欢时不时还和詹博讨论他们新歌的编配和想法。


三维鱼在各大音乐节演出

三维鱼的《I Wanna Fly》2015年被热门电视剧《何以笙箫默》用做插曲,这部电视剧的主题曲是北大音乐人高姗的《我遇见你时星星都落在我头上》。那么效果如何呢?他们说好像一般。即使是高姗的主题曲也没有带来预想的爆红,我们意兴阑珊说了一句:“还是都是命。”

为什么《何以笙箫默》会用到那么多独立音乐?原来这部电视剧的音乐总监吴涛,就是那个当年达达乐队的吉他手。

随着时间流逝,一些乐队不复存在,一些音乐越来越少人听,但是陪伴过特定的人成长过,哪怕只是乐手歌手本人,这音乐的使命恐怕就已经完成了。我们听过很多千古流传的音乐,就以为自己的歌一定会成为那样。但其实有更多歌曲从写出来开始就已命中注定,它只能被相对少的人唱过,而真正被它感动、被它改变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但我们还是不能停止表达,不能停止歌唱。

一个人的表达好不好,成不成功,永远是没法被简单地定义的,这里面有太多作者身边发生的故事、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某一个圈子的特色。真正的标准,只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心里。

因为毕竟还是有一些人被感动了,被改变了。

虽然我之前从来没有跟三维鱼乐队成员表达过,但我确实是听着他们在长大,经常会默默关注,默默支持,一转眼也要十年了。

我实在想把《I Wanna Fly》主歌那段很有时代英伦特色的歌词放上来,唱起这首歌,干净的声音和明确的表达,就像是给D22又唱开了门,让新豪运的灯又亮起来,把无名高地的吉他音箱开到山响——

带上你穿越布拉迷宫

领略凡尔赛吹来的风

早已忘记这是一个梦

我能看见你给的笑容

(本文图片由三维鱼提供)

当我去流浪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以下是三维鱼的答案:

主唱詹博

唱片:1、张惠妹《阿密特》2、 Green Day《American Idiot》3、 Rammstein任意一张专辑

一本书:《解忧杂货铺》(东野圭吾)

生活用品:吹风机

吉他欢子

唱片:1、The Beatles《1》2、Coldplay《Up&Up》3、Pink Floyd《The wall》

一本书:《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俞敏洪)

生活用品:吉他

贝斯李宁

唱片:1、94香港红磡摇滚中国乐势力2、Damien Rice《0》3、Maroon5《Songs About Jane》

一本书:《盗墓笔记》(南派三叔)

生活用品:火柴

鼓手林晓川

唱片:1、BEYOND光辉精选 2、三维鱼同名专辑 3、Maroon5《Songs About Jane》

一本书:《一个人的世界》(延斯·西格斯德和安·昂格曼)

生活用品:瑞士军刀

点击试听三维鱼在街声上的歌曲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