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音乐十年之选 Vol.5:北方公园、Blow吹音乐、少数派

2020/01/01

流行文化报道媒体

 北方公园 

台湾地区著名独立音乐网站

 Blow吹音乐 

数字消费指南平台

 少数派 

他们将以更为个人、不同地域、不同领域的视角来回望2010年代。

与此同时街声特别企划「2010s Editors' Choice 独立音乐十年之选」也即将迎来完结篇,汇集全国20家媒体的最终选择,即将于街声平台发布。

你会用哪一首歌,陪你度过2019最后的时光?

老月亮 作者 北方公园

木村拓周 主理人 北方公园

2010s 事件

2014年

张曼玉登上草莓音乐节,是2014年左右大陆音乐节热的标志性事件。

2017

叁叁肆计划启动,开启了独立音乐史上最大的巡演计划,即使以失败告终。

 

草东没有派对拿下金曲奖,并在大陆蹿红,开启了三千台团上大陆的风潮。

 

《中国有嘻哈》开播,Hip-Hop 音乐在更年轻的、成长于互联网和消费主义环境下的年轻人中风靡起来是一个必然事件。

2019

 

《乐队的夏天》,成功将部分乐队带入了公众视野。乐队几乎是最后一个被综艺节目深度挖掘的细分音乐领域,为这十年间中国“音乐行业由综艺节目推动”的奇特现象画上完满句号。

2010s 专辑

2010

 

万能青年旅店《万能青年旅店》

十年未被超越的华语独立音乐经典。

2012

张玮玮/郭龙《白银饭店》

奠定了“新城市民谣”的上限。

2013

蛋堡《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之內部整修》

华语说唱音乐最经典的专辑之一,华语说唱乐影响力中心转移到大陆前的最后高光。

宋冬野《安和桥北》

奠定了“新城市民谣”的基准线。

2014

腰《相见恨晚》

诗意与批判性的完美结合。

2015

苏打绿《冬 未了》

苏打绿休团前达成的最高成就。

2016

落日飞车《金桔希子》

“台式新浪漫”启程。

 

新裤子《生命因你而火热》

标志着新裤子进入“黑暗时期”,乐风从朋克、迪斯科转向“土摇”。

2017

Higher Brothers《Black Cab》

华语 trap 兴起、华语说唱音乐走向国际舞台的标志。

2010s 场域

School学校酒吧

Joyside、盘尼西林、赌鬼等乐队的“老家”,也是许多新乐队上升的地方。

 

愚公移山

从 Section 6 到大大小小的摇滚乐队都跟此地颇有渊源,北京独立音乐社群当之无愧的摇篮。

 

台北Legacy

独立音乐人登上小巨蛋之前必须达成的成就。

 

MAO Livehouse 鼓楼东大街店

另一北京现场演出胜地,近几年停业后,搬家、商标侵权诉讼等消息不断,是国内小型音乐演出业态不完善的集中体现。

 

成都保利中心内众场地

二线城市、准一线城市发展出的一套区别于北京上海的精神文化生活标志。


阿哼

Blow吹音乐执行主编

2010s 事件

2010年 金音创作奖开办

以类型风格作为奖项依据的金音创作奖,让这十年来的原创音乐作品,在金曲之外仍有被奖项描述、归纳的可能。

2012年 “地下社会”关门

 

台湾地区音乐场景重要的“浮华地”地下社会,因为 Livehouse 的法规缺憾而关闭,地下社会的时代也至此结束。

2017年 草东没有派对获金曲奖

《大风吹》从互联网正式卷入现实世界,掀起乐坛大风吹,鹊起的独立音乐人在金曲奖中越来越有一席之地,包括茄子蛋、美秀集团等。

 

《中国有嘻哈》带起华语乐坛的说唱浪潮;Higher Brothers、ØZI 等新生说唱音乐人也一同崛起。

2019年 觉醒音乐祭十年兴衰

 

台湾地区音乐节数量骤升又骤降,至2019年觉醒音乐祭十周年扩大举办踢铁板,破产倒闭恰成过去十年音乐节兴衰的印记。

2010s 专辑

2010

万能青年旅店《万能青年旅店》

从词曲、演唱、编曲一路影响这十年,以中文创作的新生代乐团,至今仅一张专辑仍保持传奇地位。

蛋堡《月光》

华语乐坛的爵士嘻哈代表作,与 Jabber Loop 合奏,举重若轻描述人生过程,音乐性极高,有跨时代的价值。

透明杂志《我们的灵魂乐》

横冲直撞却具有城市朝气的声响,影响午夜乒乓、海豚刑警,甚至热写生等一票带有朋克血液的后起之秀。

2011

合辑《StreetVoice 冬季选集》

那我懂你意思了、HUSH!、王榆钧⋯⋯ 甚至是 Hello Nico 的詹宇庭,这份合辑挖掘才华的先见之明,是这十年来的合辑所难以见得的。

2013

宋冬野《安和桥北》

新民谣步入宋冬野时代与麻油叶系统,更为年轻与诙谐的质地,巧妙延续了万能青年旅店的影响力。

2016

草东没有派对《丑奴儿》

从思想到声响,可谓时代特质的统合者。幽暗寡言,一开口又命中要害。近年对独立乐团崛起的讨论总难绕过草东。

阿爆(阿仍仍)《vavayan . 女人》

排湾族语结合节奏蓝调,打开族语音乐风格潜力的典范。2019年新作转向电子摸索,仍然很厉害。

2017

陈珊妮《战神卡尔迪亚》

以音乐探讨数位时代所衍伸烦恼的“神”作,值得咀嚼再三。可搭配前篇单曲《如同悲伤被下载了两次》与后篇专辑《Juvenile A》服用。

伤心欲绝《还是偶尔想要伟大》

加入键盘手马抠,放大俗艳音色,重组的伤心欲绝找到新的招牌声响。要听台北人类对自己不上不下的存在主义拷问,首选这张。

2010s 音乐人

那我懂你意思了

 

厌世代、丧世代名词出现前的早期代表,曾经的声嘶力竭与如今的前功尽弃,再热爱也只能追忆。

9m88

近年尚未发片即受瞩目的新人代表,首张专辑《平庸之上》自剖心路历程,若仅用复古或 feature 作品指认她,实属可惜。

魏如萱

从《优雅的刺猬》、《不允许哭泣的场合》到新作《藏着不等于遗忘》,这位从独立音乐场景浮现的歌者,论情感与技巧已胜过太多太多人。

大象体操

以数字摇滚演奏为主体的三人乐团能走多远?曾于德州 SXSW 音乐节见过他们现场如何跨越语言,风靡在场洋人,大象体操走的路值得继续期待。

卢凯彤

2011年的《掀起》如今听来仍是珠玉却也扎心,但愿她演奏吉他的声影能被永远记住。

落日飞车

Chill 风潮的耀眼之星,在他们巡演世界的亮丽成绩背后,是等同企业化的苦练实干,令周遭音乐人无不佩服他们的意志力。

Leo王

在饶舌里融入慧黠的旋律、节拍与歌词,《无病呻吟有情抒情》尝试雷鬼嘻哈,亦是华语乐坛先行者。

生祥乐队

民谣的倾诉、摇滚的喷张、爵士的柔韧,生祥乐队通通都有。现阶段包含日本爵士乐手的组合,可谓交工乐队之后另一黄金阵容。

茄子蛋

乐团际遇因单曲《浪子回头》起死回生,尔后浪子系列再下一城又一城。闽南语创作至茄子蛋又翻向续篇。

老王乐队

厌世代的变体多,deca joins 的空废、甜约翰的甜丧皆是案例。老王乐队以自嘲化解不安,烦恼苦痛是一瓶瓶酒一支支烟。

2010s 场

台北 Legacy传 音乐展演空间

2019 年的 Legacy 正式步入十周年,从台北开到台中,从 mini 场馆建到信义区 max 剧场规模。十年来不分乐种、流行或独立所累积的现场演出质量,让 livehouse 演出成为常民生活的一部分。伍佰曾在近期访问中谈及 Legacy 是音乐文化的诞生之地,所言不假。



挨石、必須、化学心情下2

少数派编辑

2010s 事件

2010年 音乐人维权

 

虾米网向南京歌手、周云蓬、左小祖咒等20多位音乐人公开道歉,承认未经授权上架以上音乐人作品。

2013年 网易云音乐上线

从最开始不被看好的曲库到出色的差异化运营,迅速占领一席之地。允许音乐人进驻更是为它赢得了一大批“不一样”的歌迷和资源。

2010s 专辑

2010

Joyside《Joyside》

2009年宣布解散之后,Joyside 在摩登天空发行了他们最后一张专辑,完整收录了其《Maybe Tonight》之后创作的所有作品,似乎为他们之前的混蛋的音乐之路画上一个完美的 End。亲爱的酒鬼们,让这张唱片成为永恒吧!

万能青年旅店《万能青年旅店》

曾看到一个采访中,董二千说:“石家庄二环路上到处都是工厂,都是青霉素的味道,每天吸,这样你就可以不得感冒”。那个歌中的城市从恐怖变成被调笑的对象,严肃的现实因为流行而被重新解构。难怪二千会在演出时停下演奏说:“这是我的歌,你们不要跟着唱”—— 即使后来他自己也放弃了这一举动。万青告诉我们,音乐不一定为时代的光华而作。

大忘杠乐队《荒腔走板选段》

世界风掺合幽默,加上喃喃的唱腔烹调,开始听来如同带奇怪感觉的民间儿歌。这奇怪的感觉,是凡人对神音的再现。

2011

沼泽《1911》

从广东工业大学一直到现在,听着他们的歌变老。感谢你们的坚持,让广东独立音乐的黄金时代不只是一道回忆。

佛跳墙《佛跳墙》

戴佩妮整张专辑词曲制作包办,仍以乐团名义发片的唯一理由只有可能是编曲中乐队的声量更重了,但专辑中仍有几首舍弃重编制的编曲。可能戴佩妮本人都没想到,这张专辑反响会好到甚至声压自己下半年的个人专辑,可能正是这种不期待引导出的黑暗、狂野、随意才让这张专辑更加珍贵。

2012

张悬《神的游戏》

安溥相比其他台湾地区女唱作人,她的作品独特之处是那种燃尽的色调。在太多创作歌手交出失望答卷的10年代,安溥交出了一张光芒万丈、令人无法回避的作品。摇滚或文学只是底色,反抗才是她的宣言。她无意把歌写得如专辑名《神的游戏》那样宏伟,却以自己为芯,轻飘飘擦燃了一朵艳火。

哪吒乐队《他在时间门外》

对哪吒的印象从来都是忽远忽近,甚至相当一段时间内并不能区分清楚他们和痛仰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乐队。但这并不妨碍这支迅速神隐的乐队留下了无法忘怀的歌词:不停抄袭着改变 / 不停妄想这一切 / 不停期待的明天 / 变成了昨天。那是我们最后的一道少年心气。

2015

李志《I/O 2014-2015李志跨年音乐会》

他告诉所有人,原本低成本的简陋歌曲,经过重新编曲和制作之后可以多么的迷人。他说他的偶像是 Pink Floyd,但我知道那一定特指 Roger Waters。

Chinese Football《Chinese Football》

中年人的游戏冒险,仍然带着一种年轻的坚信不疑。于我而言,国足更大的意义不是其音乐性 —— 每位团员都是演奏好手 —— 而是其所带出的精神:即使只是宅男,我也是想过要改变世界的啊!我只是缺了一个头破血流的机会。不过话说回来,是否会为自己寻找一个头破血流的机会,说不定恰好就是宅男和英雄之间的分界线。

YoungQueenz《异常火曜日》

也许这就是天才吧。当我们惊叹于 XXXTentacion 和 Rich Brian 等国际新秀时,不要忘记香港也有 OZMA(YoungQueenz 的昵称),一个19岁就发布音乐与文学性兼具的全长嘻哈专辑。欲望、城市、光、堕落、救赎,以及夜色下的爵士乐,造就了来自香港街头的经典。

2010s 音乐人

万能青年旅店

 

给国摇带来全新审美,即使十年间只出了一张专辑,也足够让他们成为经典。

草东没有派对

一扫大众对于台湾地区 indie-rock 的甜糯印象,既丧又猛的音乐仿佛一阵狂风。另:希望草东不要学万青,能出还是出多点。

那我懂你意思了

那灰暗而又让人不舍的人生啊,我们的悲欢并不相通,只希望修泽以后好好的就足够了。

yourboyfriendsucks

ybs 值得留有姓名的意义不在于技术有多好或思想有多深刻,而在于他们对于广州乃至南方新乐队的发掘和推广所起的作用。除了自己玩音乐,他们还陆续创办了富力保、琪琪音像等厂牌,策划一系列看似无厘头,但创意爆表的音乐活动,将独立音乐变得非常好玩。用网络流行语来说,ybs 里面真的个个都是人才。

先知玛莉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听到《星夜里的人》,现在的我将怀着怎样的心情来面对生活。

朴树

曾经我以为我听的歌已经够多了,多到我所有的情感和人生感悟仿佛都已经被诠释完了。但2017年上海简单生活节,第一次听到活的朴树在自己面前唱起《在希望的田野上》时,眼泪还是没忍住。

2010s 现场

草东没有派对 @ B10深圳

 

在还不用抢票的时候看过一场最生猛的草东,那时我甚至只听过他们的一首歌,但已感受到他们将很快发光发热,然后赶紧抢了一张首版 CD。

王三溥 @ MAO Livehouse 广州

 

听了十几年终于见到活的三哥了。本来就低调的三哥已经逐渐转向新古典纯音乐,能看到他现场的机会将可预见地少之又少。现场风琴手献唱的一首也让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死嗓”的魅力:任风霜扑面我自岿然不动,千年历史仿若一瞬。

超级市场 @TU凸空间 广州

 

这是2019年底的超级市场现场,除了田鹏还有客串的李剑(大波浪)。一场演出看到了国内电子音乐的两个时代,超值。

Joyside @ 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

 

这是 2019年 Joyside 回归的三城专场演出之一。对于那天喝大的孩子们而言,玩笑在十年前结束,又将在这个第十年开始。原始阵容再次回归的他们上演不同时期的经典曲目,十年时间恍若隔世,台下熟悉又陌生的歌迷,让现场充满的荷尔蒙的躁动和激情。

达达乐队 @ 成都仙人掌音乐节

 

等待一个乐队回归可以多久?十五年可能非常漫长,当台下的老歌迷都已经迈入中年,那些心底中熟悉的歌再被他们唱响。当他们说出“我们是一支来自武汉的乐队,我们是达达乐队”时,无数的人都为之感动并沸腾:“我只是等待,等待你到来”。

2010s 场域

互联网直播平台

这个时代的场地,怎么还能仅限于 Livehouse 和体育馆呢?小到大张伟的直播间、南京歌手的跨年演出,大到王菲复出演唱会、各大国际音乐节的现场,网络直播就是这个十年里出现的最具标志性的“场地”。

凸Tu空间

广州曾经的一个非常偏远的场地,见证过很多已经无法复刻的现场。

B10

和旧天堂一样,“文化沙漠”深圳为数不多的文化乐土。

欧拉艺术空间

 

它的出现,让曾经一度荒芜的南京演出市场重回生机,也是南京市民李先生给爱音乐的南京乐迷们的一份贺礼。

SD Livehouse

常年在更“沙漠”的广州坚持着推广更小众的金属、核类音乐,很不容易,值得尊敬。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专题策划:街声编辑部

作者:老月亮、木村拓周、阿哼、挨石、必須、化学心情下2

校对:外外

 

收听独立音乐十年之选歌单

相关消息

2020/01/09

Primavera Sound:加泰罗尼亚的奇迹

2020/01/07

手记丨时光胶囊2019全国巡演:巡演就像大学男生宿舍集体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