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音乐十年之选 Vol.1 :湾湾独立音乐速报

2019/12/24

回想十年前,你的耳机里正放着什么歌?那时候快男快女风头正劲,周杰伦五月天是不变的主旋律,《爱情买卖》和《荷塘月色》占据大街小巷,小情侣用一只MP3听许嵩,苏打绿和陈绮贞是极小众文艺青年的心头好......

然而仅仅十年过去,华语音乐已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随着数字科技、网络平台、唱片厂牌、演出市场、青年创作、主流媒体等快速变革,顶级流量歌手走入历史,取而代之是独立音乐从地下走向大众,形成前所未见鲜花盛开的场景。

2010s年代的变化,除了音乐人,最清楚的莫过于一直在参与并书写历史的编辑们。他们用文字、影像、声音传递资讯纪录历史,也影响了千万乐迷。

2019年最后一周,街声把平时隐身在幕后的编辑同行揪到台前,一起回顾即将过去的2010年代。

今天来看第一位交卷的编辑,街声的老伙计 —— 音乐自媒体 @湾湾独立音乐速报。

2010s / 事件

2010年

万能青年旅店发布专辑,影响深远

来自石家庄的乐队万能青年旅店在2010年发布了他们的首张专辑,也是目前乐队唯一一张专辑。专辑文案上说,这张作品是“土法炼钢”、“硬伤是免不了的”,实际上这张作品产生的影响力众所周知,影响了后续太多新一代乐队/音乐人的创作,即便是远在港台、新加坡等地方,对石家庄不甚了解的乐迷也不得不承认,这张作品确实是这10年之中最优秀的华语独立音乐专辑之一。

2014年

张曼玉登陆草莓音乐节

张曼玉的出现导致2014年的草莓人气相当爆棚,让我第一次在音乐节现场挤到担心踩踏发生。作为国际影后,作为华人世界最知名的人物之一,张曼玉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虽然演出效果称不上成功,但她的出现完全扩大了草莓的受众范围,让更多人踏入音乐节这一活动场景。所谓的“车祸现场”更让这场演出增添了一份传奇色彩,成为很长一段时间里媒体、乐迷的谈资。

2014年

简单生活节进驻大陆

在此之前,可能上海观众没有想到原来一场户外活动可以办得这么多元又丰盛,有精彩的音乐演出,有高质感的市集,有名人的书房对谈等等。也因此,简单生活节是“生活节”,而非“音乐节”。

在音乐的部分,简单生活节算是带来了很多稀奇而罕见的现场,比如关淑怡、许美静、苏慧伦、雷光夏、纪晓君等。

如今屡被提及的乐队+说唱跨界合作,其实简单生活节此前就早已促成过,比如高旗&超载 ft. 欧阳靖、逃跑计划 ft. 顽童瘦子、Faye飞 ft.小老虎等等。此外,李宗盛的“男人歌”、“女人歌”两场主题演出、杨乃文ft.高旗、陈珊妮 ft.蔡健雅、范晓萱 + elephant Dee(小S)、刘若男演唱会等等,都是这10年里值得被铭记的华语音乐现场。

大咖的光环下,在独立音乐人部分,简单生活节在一些音乐人还没被太多人认识的时候,就让他们登上这里的舞台,有的甚至是音乐节首演或大陆首演,比如 deca joins、法兰黛、南瓜妮歌迷俱乐部、9m88、YELLOW 等。作为大陆第一个“生活节”,我觉得简单生活节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对2015-2019年间的音乐节,无论是阵容挑选还是活动模式,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或启发。

2014年

虾米音乐推出“寻光计划”

在各大中文流媒体平台中,虾米算是相当严谨的平台,不仅歌曲的作词作曲编曲标注清晰,而且能将录音室专辑、EP、现场专辑等不同作品类型正确分类(至少PC网页版是这样)。也因为出色的音乐推荐和大量入驻的虾米音乐人,在2010-2016年间吸引了大批独立乐迷使用。

 

2014年,虾米推出了所谓“中国第一张互联网唱片”《寻光集》,并启动了“寻光计划”,帮助有才华、有潜力的音乐人完成一张专辑的制作与发行。邱比、声音玩具、西楼、Redor锐豆等都曾是这一计划的获益者,不仅出炉的音乐作品水准高,而且审美在线。虾米的“寻光计划”堪称是这10年里中文流媒体平台的一大里程碑,即便是影响力较弱的第二季,其作品质量也颇具水准,阿图什冲浪男孩、SARAH、SHAWEE、方拾贰都不错。

综艺节目让部分音乐人先红起来

从2012年第一季《中国好声音》开播,到2014年《中国好歌曲》登场, 而后《中国有嘻哈》《乐队的夏天》等垂直领域的音乐节目接连火爆。这10年里,数不清的独立音乐人通过节目获得了名和利,有的在节目结束后又被人们忘记,有的通过后续的作品和现场扎扎实实站稳了位置。

2010s / 专辑

2010年

透明杂志《我们的灵魂乐》

那些年台北青年的青春躁动都被写进这张作品,对后续相当一部分台湾乐团影响极深。

2010年

蛋堡《月光》

正如专辑文案所述:这不是一张说唱专辑,而是爵士六重奏,当中有一把乐器名叫蛋堡。

2010年

陈冠希《Confusion》

有热狗在幕后助阵的陈冠希,

真是大放异彩。

2013年

甜梅号《金光之乡》

不会腻味,任何时候都是最佳BGM。

2015年

草东没有派对《丑奴儿》

这张专辑开创了一个时代。

2015年

声音玩具《爱是昂贵的》

旋律精致、格局宏大、气质优雅,

这10年里中文摇滚不可多得的佳作。

2016年

李英宏《台北直直撞》

市井台客的文艺复兴。

2018年

许钧《事实上我没有名字》

 

比许钧的个人首专更出色,

几乎每一首都有史诗般的壮阔感。

2018年

过失乐队《走出迷雾》

即便是这个年代,

也还有人在做最硬的朋克。

2018年

YoungQueenz《龙寨》

 

中国风和 Trap 结合的典范,

风格独特,带有老港片的江湖气。

2010s / 音乐人

逃跑计划

 

虽然现场状态时好时差,但他们仍算是这10年里发布首张专辑的乐队中,最具体育场摇滚气质的华语乐队吧。无论是“夜空星”的传唱度,还是在《歌手》里的发挥都证明了这点。

草东没有派对

 

开创了一个时代,他们的诞生甚至改变了整个台湾地区的独立音乐场景。

透明杂志

 

尽管乐队的高光阶段短暂,但仍对后续的部分台湾地区乐团产生了极深的影响。

那我懂你意思了

原本有望成为又一支能在更大范围发光发热的台团,但结果让人遗憾。

落日飞车

浪漫风潮的佼佼者。他们的野心不局限在华语地区,积极开拓更多市场,已在日韩甚至欧美拥有部分乐迷。

秘密行动

能成为 New Order 欧洲巡演、日本巡演的官方开场嘉宾真的太厉害了,中国大陆新一代的乐队也开始走向世界。

Supper Moment

Beyond 之后,Supper Moment 算是香港地区乐队的最佳代表之一。有人说他们是“香港五月天”,这个形容还挺适合,因为 Supper Moment 的代表作有不少都是围绕热血、励志等主题,而且乐队很适合在大型场馆开唱,熬了不少年后终于在2018年实现红馆开唱的梦想,连开三场,不容易。

邱比

一位独树一帜的艺术家,用“大中至正”四部作品构建了自己的艺术体系、美学世界,拓宽了华语音乐的可能性。

茄子蛋

在全球化、城市化的浪潮下,方言的影响力式微,可是茄子蛋却能让相当多完全不懂闽南语的观众,学着那些歌词和他们一起合唱,简直是个奇迹。

万能青年旅店

万青的作品和影响力是华人世界公认的。

2010s / 现场

2013年

上海交通大学 Post-Oasis 后摇专场

时间:2013年5月9日

地点: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

演出单位:

HaloEffect、IllnessSickness、

惘闻、甜梅号

理由:难以想象这是一场校园演出的阵容,光是惘闻、甜梅号这两个名字一出,全上海的后摇乐迷恐怕都为之沸腾。当时还是大学生的我相当佩服交大同学们的能耐以及校方对此的支持。这场演出算是上海校园演出的一大里程碑,也无法复制了,再后来,现在上海高校里的乐队演出已经越来越少,估计大学生都去听说唱了?

2017年

“Girls Girls Girls” at17 香港演唱会

时间:2017年12月23日

地点:香港伊利沙伯体育馆

演出单位:at17

理由:at17重组演唱会,当年卢凯彤、林二汶少女时期写下的作品还是那么充满鲜活生命力,两人在舞台上宛如18岁一般,青春无敌。当晚我以为这是at17再次出发的起点,不料却是终点。

2018年

回声乐团“巴士底之日”演唱会

时间:2018年7月14日

地点:台北 The Wall

演出单位:回声乐团

理由:回声乐团的这场演出,将他们2007年发布的经典专辑《巴士底之日》超过20首曲目从头到尾演了一遍,这样的举动在华语独立乐团界相当少见,再考虑到《巴士底之日》这张专辑堪称华语英伦摇滚的代表作之一,让这场演出注定充满传奇色彩。遗憾的是,当天场地的声音效果不是太让人满意。

2018年

茄子蛋 “想妳的彼暗” 巡演上海站

时间:2018年12月18日

地点:LOFAS

演出单位:茄子蛋

理由:挥别上半年票房惨淡的首次大陆巡演,18年下半年的茄子蛋已因为金曲奖、抖音等多个因素在大陆走红,巡演九站全部售罄,《浪子回头》《浪流连》等闽南语作品从北京合唱到上海,难以置信。

顶楼的马戏团 任一场演出

演出单位:顶楼的马戏团

理由:顶马是上海最具代表性的乐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外地观众提起上海乐队,可能第一反应就是顶马。在这10年里面,顶马发行了两张专辑,分别是《上海市经典流行摇滚金曲十三首》和《谈钞票伤感情 谈感情又伤钞票又伤感情》。他们的现场也以演唱这些带有鲜明上海印迹的流行摇滚作品为主(乐队觉得是小清新),不再是过去那支朋克乐队。不过主唱陆晨的舞台魅力仍然让人过目难忘,看他们的现场永远充满欢乐。

2010s / 场域

育音堂 @ 上海

这里就是上海的 CBGB,上海最标志性的小型 Livehouse,我在这里看了大概60多场演出,是我最熟悉的场地。

MAO Livehouse @ 上海

上海最活跃的大型 Livehouse 之一,也是这个行业的先驱者之一,甚至在早期定义了何为一间专业级 Livehouse 的一些条件,也最早将 Livehouse 品牌化、连锁化。

VAS @ 上海

 

由影院改建的 Livehouse,阶梯的设计让后排观众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是现在上海演出效果最好的场地,在这里看演出能收获接近演唱会级别的享受。

On Stage @ 上海

不同于其他小型 Livehouse 有点摇滚、肮脏的气质,On Stage 带着资产阶级的精致感,高冷、低调,很符合上海这座城市的某种气质,遗憾的是这里已经随整个红坊创意园区一起拆除了。

Hidden Agenda @ 香港

香港标志性 Livehouse,它的存在就是一部和当地法规抗争的历史,因相关 Livehouse 条例的缺失和监管过严,Hidden Agenda 曾搬过多个地址,我只去过一次,不清楚是场馆的哪一代,只记得那是在一座工业大厦里面,里面似乎真的还存在工厂或仓库,大厦的一楼时不时就有货车进出,也有机器在作响,带着头盔的工人们忙进忙出,跟着电梯上升到了 Hidden Agenda 的楼层后,一开门却是最躁动的音乐现场,太魔幻了,印象深刻。

阿光

音乐、影视行业宣发打杂

微博 @湾湾独立音乐速报 编辑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专题策划:街声编辑部

作者:阿光

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20/01/09

Primavera Sound:加泰罗尼亚的奇迹

2020/01/07

手记丨时光胶囊2019全国巡演:巡演就像大学男生宿舍集体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