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s,我们见证过哪些独立音乐成为流行?

2019/12/19

撰文:冻梨 

眼下哪组独立音乐人和作品红红火火,你一定可以数出一二三来。不过时间倒退10年,在他们刚出现的时候,你是否能一眼看出,日后就是这些人的巡演抢走了你的钱,就是这些歌常年占据你的手机内存?

街声21世纪10年代播放量超过15万的作品,有  125  首,似乎一定程度上预言了此刻的音乐场景。先来看看几组数据吧:

(注:作品范围设定为,2010年至今上传、播放量超过15万的作品。) 

1、不同风格类型的作品数量

2、乐队 / 组合、音乐人比例

3、拥有3首+超15万播放量作品的音乐人

4、2010-2019年各年作品数量

似乎值得开心的是:播放量不是因为年头久远而累积增多,反而是近年来播放量大的作品越来越多。

乐队、音乐人交替轮换,下面这些作品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想起当年的原创音乐场景。

2010年

先知玛莉可能就是那种,平时很少听到谁在谈论他们,可一旦他们开始有动作,跟随多年的乐迷会立刻跟上,出现在现场和各处,“梅雨季”巡演不定期降临,总有人等着走进这场雨。

《Cheer》2010年6月22日上传街声,至今仍然有人在失落时打开它,听细碎的鼓点和悲伤的调调,通过共鸣恢复体力。

2011 - 2012年

 

如果写一写谁是独立音乐白月光,那我懂你意思了应该要有一席之地。《该说再见了》曾经是多少年轻人毕业季与朋友分道扬镳的 BGM ,陈修泽独特的嗓音轻易就把人带到寂寞的情绪里。还经常出现一种情况:网友刚刚通过平台日推认识他们,又立刻知道他们已经解散,连遗憾都来不及。

2013年

这一年有四首作品播放量超过15万,其中有三首来自逃跑计划。《世界》这张专辑的经典程度不用多说,似乎日后的选秀节目、综艺节目,从这张专辑中随便翻唱一首,都能为翻唱者加分不少。顺便,《夜空中最亮的星》播放量已经超过了100万。

2014年

出道就受到关注的 Hello Nico,迷幻令人沉醉,主唱詹宇庭在现场始终赤脚演唱,旋律、编曲等等独一无二的表现力让他们始终在循环列表上。团长李咏恩也一直为不同音乐人、乐队担任制作人。

旅居台北的扬州 BOY 郑兴正式上线。“城市民谣练习生”在各个城市奔波,记录不同的生活与声音。他还将音乐会开到火车上,为民谣赋予新的形状。

2015年

草东没有派对掀起了多大的风浪,人人有目共睹,在刚刚发歌的那会儿,似乎涌动着爆发前的平静。假设把你放在2015年,你会想到,草东没有派对会成为年轻一代的代表吗?

告五人经历过成员变动,《披星戴月的想你》却是始终不变。demo 版本在街声上不停累积人气,在未发行正式作品的情况下,告五人在台北等地的演出已然呈现满员趋势。近两年,告五人的巡演、音乐节演出都没有让人失望,台下也总会有一群殷殷期盼的乐迷。

2016年

阿肆与林宥嘉合作对唱,又甜又俏皮,成为当年男女对唱的高频作品(对于部分人来说,去 KTV 终于不用只唱那些老几样了)。2016年10月4日,阿肆和 HUSH 在上海简单生活节的街声舞台合作演出,现场演绎这首作品,街声舞台下满满当当的人一起合唱“我不介意你慢动作”。

甜约翰金曲之一《留给你的我从未》诞生(鼓掌),他们同样在街声不停累积人气,发片前已经有不少人翘首以待,发专辑、巡演、音乐节,一气呵成。2018年上海简单生活公园,甜约翰第一次在上海演出,用现场证明,那些从第一首歌就开始等待的人是值得的。

 

 

这段时间,大家都在探讨现在年轻人做的音乐怎么这么丧,和草东没有派对掀起的浪潮有关,和年轻人的生活更有关。

这年有两首从名字上看很有趣的作品《低贱的人》和《搁浅的人》,显然乐队康士坦的变化球经过几年积累,也成为年轻人关注的乐团,这两首作品或许能窥见年轻人究竟为何而丧。

Vast & Hazy 金曲《与浪之间》诞生(再次鼓掌),很多人认识他们似乎都是通过这首作品。入耳的旋律,深沉的感情,《与浪之间》是 Vast & Hazy 实力的一个证明。

2017年

所有女生们,傻子與白痴来咯(李佳琦脸)。在2018年《明日之子》之前,傻子與白痴同样是苦苦挣扎的年轻乐团,因为这样一个机会,傻白成为众人瞩目的新生乐团之一,2019年发行的《夜长梦少》也延续了傻白一贯的水准。

告五人金曲《你要不要吃哈密瓜》诞生!买票送哈密瓜、乐迷现场举哈密瓜等等神奇的操作都从此而来。

房东的猫火热的范围不再只是校园、豆瓣、微博等等,包括台北在内,各地的年轻人都被他们的恬淡细腻吸引。

丧的风潮始终在继续,但年轻人们的思绪仿佛拐了个弯:“给我一瓶酒 / 再给我一支烟 / 说走就走我有的是时间”,老王乐队金句一出,我们几乎找到了对抗生活对抗丧的方式,老王乐队从此进入大家的视野。顺便,第二年抖音金曲中,《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拥有了姓名。

“说唱老艺术家”蛋堡十几年如一日,在街声网站上传自己的新作。我不发新专辑没什么新演出,但我依然是那个影响万千说唱少男少女的蛋堡,“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在说唱骤然大火的时节里,蛋堡令人安心。

2018年

乐团安静搞民谣的越来越少,理想混蛋是其中不可多得的一支。成员不是医生就是药师,专业严谨贯彻到音乐中,清新的旋律过耳不忘。

台湾地区的乐团近几年各种型号都有,美秀集团有点奇怪有点脱线,歌词甚至有点俗俗的。但不耽误美秀集团现场看得让人开心,自制乐器令人捧腹又莫名其妙,而听来欢快的音乐里透露着小人物的心酸,跟着跳着跳着就想流泪。

霸榜N周的说唱作品《未接来电》,来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莫宰羊。2019年他也正式开始在北京等地活动,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乐迷们必然立刻出动。

再次霸榜N周的说唱作品《有人责备我们不够深入》,来自另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新人陈娴静。前不久刚刚结束的台北 Simple Urban+,陈娴静没有令大家失望,音乐、台风、表现力,都让人期待她有更好的发展。

最近出炉的 Apple Music “2019年度最佳100首歌曲榜”,刘柏辛Lexie是唯一一位同时跻身中国地区榜单和美国地区榜单的华人歌手。在12月17日她也发布了全新创作单曲《Manta》。

Rohar 是因为《明日之子》受到关注的另一位音乐人,率性深沉的《蓝》也在街声霸榜多时。

保质保量的阿肆式音乐,《喜欢》洋溢着歌如其名的快乐。不过发歌当时应该没想到,抖音让这首歌更红,“像是一首无法停止单曲循环的无名歌……” 欢快程度随着这一句接入副歌而逐渐增加,视频画面通常也会搭配让人心跳的场景,往往令人会心一笑。

2019年


 

老王乐队2019年终于发了新专辑《吾日三省吾身》,虽说是发行了没多久的作品,一轮巡演走下来,还是首首大合唱。

说唱热潮似乎冷静了一点,Urban 曲风即将袭来,顽童MJ116在这当中似乎稳稳地“屹立不倒”。巡演现场热闹非凡,音乐节现场不分是谁的乐迷受众,通通跟着跳。

 

新人说唱组合没有才能,街声上的第一首作品就是《还是要有长颈鹿才能》,单首作品播放量爆涨30万。歌词拥有不输给乐团的深刻,说唱与 HOOK 同样成熟,没有才能其实很有才能。

 

?te 坏特第二首单曲《睡不着》,叙述思念的通病、失眠的场景,夜幕低垂时的孤枕难眠,成为她的灵感来源。疗愈的声音,惬意的 Jazz Hip-Hop,?te坏特是你值得关注的宝藏。

 

暖丧新团Theseus忒修斯为乐团注入了新的味道,浪漫、沉郁,但散发温暖,就像是黑夜中透出的一缕光。2019年,Theseus忒修斯第一次在大陆展开巡演,未来可期。

 

持修是现场圈粉的典型代表,在咪豆音乐节演出一次,便换来了众多乐迷。第一首作品《Imma Get A New One》刚一上传,即刻冲进街声即时热门排行榜。中性的嗓音、扎实的创作与愉悦的曲风,持修散发着忘不掉的魅力。

2010-2019年的独立音乐之作当然不止这些

回顾过去十年,你会想到哪首歌?

 拥有街声APP,明日流行尽在掌握!

收听  突破15万! 歌单

相关消息

2019/08/07

七夕婚礼歌单,不播不嫁

2019/07/18

独立音乐人做代言,能为品牌带货吗?

2019/07/11

挑唱片也看脸?这些封面让人一看就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