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快乐的音乐魔法:上海Simple Days幽默日

2018/10/07

是一个段子让人大笑,还是好的音乐现场更能把你带入自然的开心状态?

10月6日幽默日,相关主题策展和音乐现场轮番上阵,制造了属于简单生活公园的特殊快乐。

只有在场的人才会切身体会。当然,不在场的也没关系,我们现在为你复盘幽默日的音乐现场。

先看哪些音乐人在这一天登场——

Favours!:把阳光带到上海,让全场变成舞池。

动物园钉子户:年轻可爱的盯鞋佬,说什么都像是冷笑话。

脆弱少女组:复古电子范,两位成员综艺感十足。

野外合作社:深沉的实验摇滚,主唱配合幽默日,画了小丑妆。

肆囍(SIXI):电子节奏让你跳到停不下来……

Favours!:音乐让春天回归

日光舞台 14:00-14:40

作者:孙大猴

轻盈的电子音色琶音里,Favours!开启了10月6日简单生活公园幽默日主题一天的演出,《Little Spring》唱起,整个西岸营地都洋溢着一股万物生长的生机勃勃,人群从场地的四面八方奔向舞台,看起来就像是阳光下涓流汇进大河大川的一粒粒闪亮的水珠。

Favours!的配置中没有套鼓,四个人都站在前排,所有的节奏都是电子鼓,吉他贝斯加上生机勃勃的节奏组和电子音色,给Favours!的音乐独特的味道。《Summer’s Gone》正应和了十一假期的天气,秋高气爽。台上跟着音乐摇晃,台下观众受到感染,也跟着晃了起来。

《Time》结束后,《Chase the Light》变成了小调,吉他的节奏带着一点儿Funky味道,更适合跳舞、摇摆。主唱姐夫时不时对观众的挑逗也一点点侵蚀着观众们的矜持。“上海的朋友们,我们是Favours!”“你好,上海!”《Chase the Light》里很典型的电子节奏,也让现场的观众明显出现了波浪。《Prism》延续着小调的传统,电子鼓和贝斯打造出基本的节奏,到了副歌只剩下一个音量震颤的Pad,不停的节奏变化,没有人再能保持冷静。

《Now or Never》前,主唱姐夫希望大家能够在这首歌里跳起来,把所有的力量宣泄出来,就像歌名所说的,这是Favours!的最后一首歌了,现在不跳,就真的没机会了,于是,跟着节奏,观众齐刷刷地跳了起来。“Now or never/Will you just join me now?”上海观众的回答是个很明显的“Yes!”

动物园钉子户:给你一点冷幽默

日光舞台 15:00-15:30

作者:冻梨

四个大男生往台上一站,就惊讶于他们的“新鲜”,无论是衣服还是浅蓝薄荷绿的吉他、贝斯,都清新得令人咋舌,转念一想,以他们的年纪,就该这么可爱。

Intro的时候,还是安安静静的,问了句“准备好了吗”,瞬间响起欢快的节奏,穿插干净的吉他。《Lakeside》来自日常他们在湖边溜达的经历,想带喜欢的人去湖边,想就这么准备湖边。

在之前的“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问答中,乐队成员都还蛮喜欢自己的作品《额角》,现场演起来很舒服。开唱前,玩喜说他们前一天到上海,开开心心逛街,结果风太大,差点把假发吹掉,“这是一首关于脱发的歌,生活压力太大了。”说完,他们甩了甩茂密又柔顺的头发,引起台下一阵笑。

有点断线的前奏接续依旧节奏感强烈的旋律线,后半段则凶猛又电子,阿爆开口唱歌,不断重复的歌词加上失真的效果,好像从记忆里挖出了一段独白:“闭上眼,回忆昨天,背相望,逸歌无人再唱,梦已空,林鸟匆匆,发脱落,暮海挥绰……”

动物园钉子户大概是名副其实的盯鞋乐队,演奏的时候从来都是看着地面,阿爆的刘海长到遮眼睛,风一起,台下观众关心地问同伴:“你说,他看得见吗……”

“下面一首是关于动物的歌,”玩喜调整了下贝斯,“是小动物,不是大动物,《松鼠》。”他一本正经地强调动物体积,像是笑点清奇的冷笑话。秋光明媚,台上的人年轻又新鲜,不过盯鞋总是有那么点年轻人特有的丧气,跟着失真的效果和吉他点摇头晃脑,仿佛是要把现实世界隔绝在外。

唱完小动物,唱大动物,介绍歌名,他们宛如结巴:“《大大大大大象》。”台下爆发一阵欢呼,前排不少人是特意为了他们而来,这首歌呼声一直很大。“大象,你说你像一头大象,蜷缩身体把梦隐藏,我的猫和我都不曾遗忘……”有点笨拙有点憨厚,一头大象缓缓地走着,甩着尾巴,好像还挺寂寞……

夏天要过去了,而当《24FPSummer》响起,夏日时节,眼前因为热浪而扭曲的景象,和只有胶片能提供的旧日时光一涌而上,每秒24帧的夏天迅速流逝,海岸线的雨也落到了别处。

“我们演完了,拜拜。”明明都是很简单的话,从他们口中出来,也像是在讲冷笑话,年轻人的生涩和突兀感都能变成有趣的要素。这是他们一次演音乐节,第一次参加简单生活,“很高兴在这里做‘简单’的演出。”动物园钉子户大概就是简单又生动,给你冷幽默,也给你好听和怀念。

脆弱少女组:夏日无多,少女勇往直前呀!

日光舞台 17:00-17:30

作者:小草

台风过境后的天空,云卷云舒,晚霞透过万千高楼,微风刚刚好。“脆弱、脆弱”的台呼中,脆弱少女组在降幕后登场。

上海是台湾的北方,陈荒在北方的初秋成功感冒了,台上的他背着电吉他摇晃,往日冷清高傲的嗓音中多了种沙沙的底色,听起来却亲近了不少。

“从一个地方躲去另一个地方/从一个怀抱逃去另一个怀抱/从一场孤独躲去另一场孤独/从一个角色变成另一个角色”,轻巧的鼓点打开少女漫,隐秘的烦恼在舞台上蔓延开来,第一首《因为你承载了我的灵魂》便让全场沉浸在轻歌慢摇的节奏中。

观众牵着黄色的气球,各色各样的小旗子在空中飞舞,拉丁元素的《一个人的时候》响起,气氛又从忧伤切换到轻快状态。这是一首属于一个人的歌,一个人做饭、散步、看电影,一个人生活,冷暖自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

孤独是永恒的命题,纷繁的华语歌曲中,脆弱少女用轻盈感伤的姿态唱出少女时代的心事。那些关于美好爱情的想象与幻灭,在空灵的电子乐中呼之欲出;四两拨千斤的劲儿,是《我知道我失去你了》的独特魅力,这首唯一的情歌,难过中带着迷幻音效。

脆弱少女不总是感伤的,赵谬在台上说:你们可以在台下舞动起来吗?跟着节拍,像丧尸一样舞动。观众超配合,少女们一起站在18岁的天空下。随着鼓声、电子乐的节奏,左右晃荡。

《失去尼欧》是脆弱少女组第一次用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乐器做的歌,用陈荒的话说,“那是个很奇怪,一直在乱玩的时期”,“My love, where are you now? /I'm waiting for you to come./ I'm waiting for you to come back home.”青涩中带着试探的小心思,最开始作歌的兴奋与纯粹也埋在其中了吧!

“太阳下山了/公车上挤满了人/路上总塞着车/街灯一盏盏亮了/这是每天她回家的路/随身听播到第七首”——快节奏的《梦想少女》做结束曲刚刚好,钢琴声和鼓点交错,晚霞晕染天际,歌迷们躺在草地上遐想。

赵谬说:“希望少女们保持初衷,勇往直前呀!”

野外合作社:对抗电台循环,对抗一座移动的码头

日光舞台 19:00-19:40

作者:孙大猴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野外合作社才上场,在《将至》的酝酿之后,沉重的鼓点响起。吉他声弹着神秘的Riff,王海洋低沉的声音似乎波澜不惊,却似乎台风将至前的小雨微风。吉他Solo也似乎在隐藏着什么,克制着什么,但是一旦爆发出来,也让人觉得格外过瘾。

整场演出似乎是一整首大歌一样,不需要和观众套近乎,不需要拍手跺脚,不需要闪光灯。主唱王海洋默默把Les Paul换成箱琴,吉他手刘遥拿出夏威夷吉他滑棒,反手在吉他上酝酿着。王海洋画了一个颇为乖张的小丑妆,《平流层以下》的前奏重复着一个Riff,到了《平流层以上》,吉他才开始在Organ和鼓的渲染之中演奏起来。到了《暖层》,王海洋终于又开口了:“那是海神肿胀的呼吸/对抗翻滚的汽笛声/对抗野花开放/对抗电台循环/对抗一座移动的码头/对抗流水的表情/对抗宿醉后欲望的回归/对抗上不紧发条的胸口”。即使是爆发也总是带着一种大兵压境的沉重和克制,并在爆发后迅速收掉,回到酝酿的深沉里去。

野外合作社带着深深的“不合时宜”,在吉他销量迅速下滑的大时代下拥有长长的吉他Solo,在歌词崇尚直白上口的时候文字里充满各种隐喻和语意不明。却又只能产生在这个时代,在迅速发展的经济下,大千世界的种种怪异或者其他。

《台风》三部曲在这之后来到:“我们都是这个城市热门肥皂的主人/与餐桌结盟/与金色厮守”。《复活》是《台风》里让人印象深刻的一首歌,沉静的钢琴伴着王海洋厚厚的声音:“你是一个解放者/你要有一颗勇敢的心/你要跨上战马/挂上榴弹/重新夺回儿时的沙丘/放心吧爸爸/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把你的钱还上/连同你为我感到的羞耻一起还上。”王海洋除了歌词之外只说了很少的话:“我们是来自南京的野外合作社,谢谢大家,祝大家节日快乐,再见。”

10月7日,野外合作社将在北京乐空间继续他们“台风来了”巡演,带着不合时宜,带着冷静音乐里的阴郁批判,去对抗一切。

肆囍(SIXI):最快乐的事,就是跳舞啊

日光舞台 20:20-21:00

作者:冻梨

在《Factory》的前奏声里,我走向舞台,除了台上迅速进入跳跃状态,台下前排,一群男生的小火车已经跑起来了。电子点快节奏,来听肆囍就是得照着本能跳起来啊。“No one can to be a star.They still can can shine.”没有人是明星,但跳跃时的快乐,让人格外闪耀。

“小新我爱你!”“你不要躲,我看见你了。”台下表白,主唱小新开心接受。《吃梦》似乎是肆囍少见的中文歌,爱情里两人无奈的对手戏,也在肆囍前卫、迷幻的音乐里变得无所谓,面对这些,就要如此潇洒。舞台灯光直直打到顶,顶部的格子被染成了各种颜色,随着音乐闪闪烁烁。结尾节奏越加快速,不跟着跳太难了。

踩着鼓点,他们带着台下一起拍手,高举的手臂上上下下。贝斯手阿爆正是动物园钉子户那位,不同于下午的可爱清新,在肆囍,连阿爆也变得冷酷帅气了。

《Where Is My Gunny》、《Stiff》、《三分之一门》……接连唱下去,小新的舞步带着台下越跳越热烈,无法跳水,前排直接将一位男生举过头顶,运到后排,人群欢呼,玩得格外开心。

歌曲间隙,不时有女生高喊吉他“王老急”的名字,王老急因为太久不在台上说话,开口有点说不清,大家都跟着笑了。

“安可!安可!”唱完所有歌,台下不放他们回家,还有点时间,乐队几个人一商量,成了这些天第一组安可的乐队。街声周边印制了《Light From Yourself》的歌词卡,王老急说,安可这首刚好。

幽默让人快乐,而快乐的方式有很多种,跟着肆囍的音乐跳到大汗淋漓,自然是当中的一种。

图片来源:七仔摄影工作室

校对:loveisbug

相关消息

2018/12/18

显然乐团×贰伍吸烟所:因热爱生活而来的挣扎之痛

2018/12/10

雷米乐队:约翰·列侬忌日前一晚,我们都是摇滚明星

2018/12/03

昏鸦:什么都先不做,唱唱歌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