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不行:上海简单幽默日音乐人

2018/09/26

2018 简单生活节系列专访之——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10月6日,在 Simple Days 上海简单生活公园幽默日当中,将有一批节奏明快、姿态轻松的独立摇滚乐队登台。这天,即刻App将带来互动展览,《吐槽大会》出品公司笑果文化也会在小书房带来噗哧脱口秀,用幽默感染你。

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重音是“我们”。这是街声大事在2018四城简单生活节期间,独家策划推出的音乐人小型“田野调查”。这期访问的对象是上海简单生活公园幽默日的五组音乐人:Favours!、动物园钉子户、脆弱少女组、野外合作社、肆囍。从回答中,可以看到他们对音乐时代改变的态度。

先划重点

Favours!Deadline 的时候创作欲望很强。

动物园钉子户小侄女也会唱我写的歌,唱得还比我好。

脆弱少女组要真的认识一个人,还是得见到本人,对吧?

野外合作社休闲的目标是骑车逛遍南京城。

肆囍SIXI最近最开心的一次是因为喝醉。

Favours!

一支来自厦门的迷幻电子乐队,作品风格源于英式迷幻摇滚,但喜欢用电子舞曲的方式表达。由主唱姐夫、吉他小豪、键盘/采样热热和贝斯D9组成。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D9:就是现在吧。过去有过去的纯粹和美好,但是生在现在的我没有亲身经历那个时代,所以没法断言。

姐夫:这个问题也许没有宏观的答案,但是我觉得做音乐最好是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因为年轻是冲动的,这种冲动无论表于形、藏于心,都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就像青少年时对爱的追求总是傻得感人。年轻时候的积累对于以后也有很大的帮助。

小豪:不算上未来,现在肯定是做音乐的最好时代,人人都可以玩音乐,渠道随手可得。

热热:现在咯,自己还在努力的时候。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D9:新贝斯,旧的那把用了七年,一直想换,直到去年才攒够了钱。还有乐队的入耳监听。

小豪:Boss RV-6 效果器。

热热:Seaboard。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D9:惊讶和新奇比较少了,要好久才会有一听就中毒的歌。最近在听D.A.N. 的新专辑,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很喜欢。

姐夫:新乐府。他们是一个把中国传统戏剧、民乐与西方现代音乐相融合的音乐计划。比如把昆曲和摇滚乐、评弹和爵士乐、粤剧与电子乐等互相融合,很不一样,原来戏曲也可以很潮。

SV: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D9:洗澡的时候?

姐夫:情绪特别波动的时候。平时我不太喜欢表达,当内心特别不舒服的时候,就偷偷地自己写下来。哦还有,在 Deadline 的时候创作欲望很强。

小豪:巡演前、发专辑前。

热热:受刺激的时候。

SV:你所在的城市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D9:兜兜转转又回到自己家乡泉州生活,没有很喜欢的地方。最喜欢的可能是它小,去哪里都很快。

姐夫:那些装载着回忆的地点、场景,仅此而已。

小豪:生活节奏慢。

热热:人比较少。

SV:上一次玩游戏玩的是哪一款?

D9:上一次有时间认真玩游戏,玩的是NS的马里奥网球,和我爸妈~

姐夫:去年之前我都不玩游戏,但是最近中毒吃鸡,不好意思。

小豪:没有时间玩大游戏,就是玩玩手游,王者荣耀或炉石传说。

热热:王者荣耀。

SV:从小到大,最喜欢的体育项目是哪一项?

D9:电竞算吗?自己不玩,但喜欢看星际争霸的比赛。

姐夫:篮球。

小豪:篮球打得多一些。

热热:游泳。

SV:过去几年,有没有歌曲被盗用的情况?你对现在的版权状况最不满的是哪一点?

D9:歌曲使用有挺多种的,有次在逛商场时候听到商场在播《Summer’s Gone》,我也挺高兴的。我个人觉得版权是作品使用者对创作者的尊重。有同行维权时真不是为了那几个版权费,要的是把创作者的劳动和付出放在眼里。个人比较在意的是乐队的作品是否有被非法商用。

姐夫:盗用者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是盗用。我感到欣慰的是现在很多乐迷很看重版权。之前《TRAVEL》被某App合法地用作广告曲播出后,很多乐迷会跑来我们的微博留言,问是否有侵权。

小豪:之前在酷狗平台上出现过,后来腾讯收购酷狗后有集中处理。不满的地方是版权收益实在太少了,独立音乐人根本没法靠版权养活自己,而且某些平台需要达到一定等级之后才算收益,这个也算挺流氓的行为。

热热:比起版权,目前更关心歌曲能有更多的受众。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D9:最近印象深刻的是上一轮巡演在杭州 MAO Livehouse ,开演前3分钟从睡梦中醒来,演出状态却出奇的好。

姐夫:第一次巡演在江苏南通的那一场。因为那场演出我嗓子出状况了,一句话都讲不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所以整场演出是热热和小豪硬撑着唱。我真的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小豪:最难忘的是第一次去迷笛参加校园乐队大赛,在迷笛学校内举办的,当时很多乐队都参加了,观众也就是迷迪的学生。

热热:2011年迷笛校园大赛,那个时候很稚嫩。

SV:乐队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D9:为生活忙碌,同时还要为乐队忙碌。每天十点多才能到家,周末都没自己的时间。但是我也挺享受这种充实的。

姐夫: 2016年两次巡演的前期准备最忙,那时候我们自己规划巡演路线、联系每个城市的 Livehouse 、订酒店、订车票,还有制作专辑、排练、做周边等等,特别是《Now or Never》巡演前,我们还改了名字,所以得和每个场地重新说明,重新做海报……这段时间我们全都住在小豪家里,每天黑白颠倒,被我们戏称为“地狱连排”。

小豪:巡演前新专发布是最忙的,为了混音和编曲,做演出工程以及排练,可以黑白颠倒一个月时间。

热热:每天只睡4小时,其他时间都在做乐队相关的事。

SV:最近笑的最开心的一次是因为什么?

D9:和爸妈一起玩游戏的时候,上上次是演出的时候。

姐夫:和姐姐做了一顿好吃的。

小豪:上次看日本综艺节目整人大赏。

热热:回家看“火锅”的时候。

SV:自己的作品中哪首会让人开心?

D9:基本每一首都开心。

姐夫:《Satisfied》和《Summer's Gone》。

小豪:《Summer's Gone》。

热热:《Little Spring》。

动物园钉子户

点击图片,回顾街声专访

徐州钉鞋乐队,成员大部分为95后,自认十分随意,“在滥用大七和弦以及弹簧混响的流行歌里故意加入噪音来哗众取宠”。主唱/人声:阿爆,吉他/合成器:小彭,贝斯/人声:玩喜,鼓/采样:zz。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玩喜:有人听有人喜欢的时代吧。

阿爆:应该先做好音乐然后再考虑这个问题!如果做音乐的大家都能这么想,那时代估计就到了吧。

zz:不喜欢顺大溜,从自己喜欢的时候开始就是最好的时代。

小彭:是现在。

SV:写歌和演出,哪个过程更令你兴奋?

玩喜:这两件事儿,各有各的兴奋点。

阿爆:喜欢写歌,演出太吓人太紧张了(但可以认识朋友也蛮幸福的)。

zz:演出吧。

小彭:写歌。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玩喜:做梦?

阿爆:做梦(?)从来没有创作欲啊,写歌,都是随便写写,吃太饱撑的创作。

zz:尽力寻找这种欲望

小彭:21岁,内心戏较多的时候。

SV:动物园里最喜欢的动物是哪一种?

玩喜:各种鸟类禽类。

阿爆:毛绒绒的肥胖系动物,有大长腿的禽类也很帅,长颈鹿也好帅,都好帅,动物太帅了。人类,不行。

zz:树袋熊。

小彭:现在喜欢狮子了。

动物园钉子户 @ 街声大登陆第二季武汉站

SV:上回说“玩游戏”这个词是什么时候?

玩喜:前两天把吃了一局鸡,没意思,关了,看番。

阿爆:今日16:27。

zz:前几天……

小彭:劝别人别玩游戏的时候。

SV:乐队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玩喜:录音,和前段时间的巡演。

阿爆:没有啊,我们一直不忙,我们整天清闲的很。

zz:应该是今年的巡演,因为有背靠背的演出。

小彭:最忙的时候看起来依然休闲。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或改变世界?

玩喜:和哥几个一块录歌、演出的时候,还有在低谷期的时候。

阿爆:在微信家庭群内看到我的小侄女也会唱我写的歌的时候٩(๑ᵒ̴̶̷͈᷄ᗨᵒ̴̶̷͈᷅)و,而且唱得比我好听多了。我,万分羞愧。

zz:要想改变世界,先改变自己吧。近三年都在努力改变自己。

小彭:在自己身心不劳累的时候,被音乐感动的时候。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玩喜:没有了吧,因为才买了一把新的被撕(贝斯)。

阿爆:最近好穷,一直在卖,以后请不要问这种伤感问题了。

zz:两捆鼓棒……

小彭:天鹅牌口琴。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玩喜:《额角》!演出的时候最喜欢演的一首歌。

阿爆:最近听 Iri ,很帅,确实有被大胆惊艳的编曲吓到。

zz:DYGL 算一个。

小彭:《Sycamore Trees》,这是一首双峰镇致敬曲目。

SV:最近笑的最开心的一次是因为什么?

玩喜:天天都在大笑。

阿爆:吃麦当劳儿童套餐,送了一只可达鸭。

小彭:前几天喝多了彻夜未归。

SV:自己的作品中哪首会让人开心?

玩喜:《大象》。

阿爆:真的不知道呀,但是假如大家听了开心我也会特开心。

小彭:《Lakeside》。

脆弱少女组

吉他/人声:陈荒,键盘/人声:赵谬,他们两个就是脆弱少女组。你听得到赵谬空灵舞动的电子声响,也听得到陈荒中性傲娇的孤僻人声。

SV:实体唱片的消失会让你感到难过吗?

我觉得实体唱片不会消失耶。不过确实大家聆听的习惯有所改变了。真的消失的话我想我们还是会难过的。

SV: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当有人告诉我们,我们安慰了一些脆弱的心情的时候。

SV:你所在的城市(台北)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内敛、礼貌、善良。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OOHYO》Pizza。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先思考再说话。

SV:觉得最想放弃音乐是什么时候?

讨厌自己、觉得自己很糟糕、说每句话都是垃圾的时候。

SV:在网络流量为主的世界,巡演的意义是什么呢?

要真的认识一个人,还是得见到本人,对吧?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有喔。不过有点无所适从就是了……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彩球灯。

SV:玩最长时间的游戏是什么?

《传说对决》。

野外合作社

点击图片,回顾街声专访

2012年成立于南京,乐队曲风难以准确定义,在维护成员各自差异的基础上,将不同风格融为一身,形成了野外合作社。主唱/吉他/采样:王海洋,吉他:刘遥,贝斯:康淮钰,鼓:董宇。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最近一直在听海顿的《小号协奏曲》,实在太美了,每天睡觉都听,尤其 solo 部分;还有贝多芬的《英雄》,也是基本每天都听,太庄严雄壮了。一个中年男人所有的英雄主义情节全写在里面了,可见贝多芬对法国大革命的捍卫之心,以及对拿破仑的崇拜之情。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最长的习惯就是看书看电影吧,并不规律,但一直都有这个习惯。

SV:你所在的城市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南京最喜欢的还是梧桐树。以前砍伐没那么多的时候,夏天走在路上基本晒不到,当然还有南京这些和音乐有关的朋友们。

SV:如果没有互联网,你觉得做音乐会让你生活更好吗?

没有互联网可能会让我心情更好,心情更好可能会做出更满意的音乐来,至于让生活好不好,我只能说,现在钱的购买力越来越大了,以前可能钱的用途没有那么多。记得马克思说过,“未来你所珍视的东西,都可以用钱来买到”,所以好不好,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觉得旧的价值体系可能正在被新的价值体系所替代。

SV:越来越方便的录音和创作辅助软件硬件有没有帮到你?

当然帮到了,现在编曲软件这么发达,可以完全弥补你在音乐创作上的不足,尤其可以帮你提供很多编曲思路,拓展想象空间,从另一面来讲,也感到帮助的效果是碎片化的,对系统学习音乐帮助不大

野外合作社 @ 2016上海简单生活节微风舞台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路边买了一顶帽子,对我稀薄的发量起到了明显的掩盖和修饰作用

SV:什么时代是音乐最好的时代?

我个人比较喜欢1970年代到1980年代,我喜欢的大部分乐队都在那个时代。

SV:最喜欢哪个游戏?

不玩游戏,但偶尔会踢踢《实况足球》。从09年开始,对实况就情有独钟,虽然玩得比较菜。最近 Konami 出了手游实况,虽然操作体验较差,但已经很不错了。

SV:最经常的休闲方式是什么?

最近一直在骑车,觉得这项运动不错,既能减压又能锻炼,还可以逛南京城,发现了不少有意思的地方。我的目标就是逛遍南京城。

SV:对实体唱片的消失,你会不会失落?

不算失落,我所经历的实体唱片时代,在高中之前基本就宣告结束了。虽然我也经历过卡带,打口碟,但记忆也都是片段化的,所以对实体唱片消亡没有太多感觉。我倒是对实体唱片消亡随之而来的录音及混音技术的消亡感到可惜,我太喜欢所谓的 Low-Fi 的音乐质感了,对现在的 Hi-fi 音乐实在没感觉。

SV:最近笑的最开心的一次是因为什么?

科目一通过。

SV:自己的作品中哪首会让人开心?

《上帝的意志》。

肆囍SIXI

乐队成立于2014年,来自南京。风格融合了英式摇滚、Funk、电子和车库等多种元素,旋律前卫有趣,复古又现代。主唱/合成器:小新、吉他:王老急、贝斯:阿爆,鼓:杨杨。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现在就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科技让创作有了更多可能性。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贝斯。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最近很喜欢 Toro y Moi 。

SV: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看到或听到优质乐队的时候最有创作欲望,或者看到一段文字或电影片段。

SV:你所在的城市(南京)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有了一个全国领先并且不断提高的演出场地,可能是这些年让我觉得有点引以为豪的事情。另外就是路修的不错。

SV:上一次玩游戏玩的是哪一款?

每天都玩Switch和PS4,五分钟前刚玩了NBA 2K。

SV:从小到大,最喜欢的体育项目是哪一项?

篮球和足球,两者都很喜欢。

SV:过去几年,有没有歌曲被盗用的情况?你对现在的版权状况最不满的是哪一点?

有啊。我觉得现在听众的版权意识越来越强了,反倒是一些平台和公司还在钻空子,这个很让人心寒。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最难忘的当然是五一太湖迷笛了。

SV:乐队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最忙的时候就是在不停的转换交通工具,汽车转高铁,转地铁再转飞机,再转汽车,然后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吧。

SV:最近笑的最开心的一次是因为什么?

因为喝醉。

SV:自己的作品中哪首会让人开心?

《Trouble》。

本文图片由受访音乐人提供。

更多音乐人问答&专访,请持续关注街声和简单生活节~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0/17

热干、劲辣、洒脱、江湖: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2

2018/10/15

音乐也有三观: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1

2018/09/30

Simple Dreams 就是愿意做一辈子的事:顽童MJ116、Yoyo Sham 岑宁儿、鹿先森、Hello N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