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莎妮妮:我不想做正在流行的流行曲

2018/06/22

撰文:MQ

Serrini ,香港原创音乐人,最近在内地忽然有点火。

她是清新民谣女声?泡泡糖摇滚舞曲?还是新港式浪漫小品?

江湖传闻,她本科在港中大读英国文学、研究生跳行到港大理工科?

她是“油尖旺金毛玲”,是“稀有矿物女孩”,更是“闪闪发亮 Serrini ”。

大学时喜欢卢广仲,从而开始写歌,从睡房录音到现如今专业制作,Serrini 着眼于城市里的原创小我,个人化的社会写生。她是自由如水的光点,流动于原创与流行、平白与深入、幽默与抒情的光谱之间。

6月,“ Serrini 莎妮妮幼稚园2018好儿童巡演”再度开班,与北京、南京、深圳、杭州的你一起毕业长大。

如果我一直唱歌 我就不用去看心理医生

2011年的儿童节,卢广仲第一次在红馆开演唱会。当时还叫 Serruria 的 Serrini 也在场。那一次他以倒立形式硬撑45秒出场,拿着吉他又跪又转,模仿 Vitas 唱海豚音的搞笑情节,在众多粉丝的心里留下了经典画面。

Serruria 现在全都不记得这些情节:“只记得荧幕上是摇曳的麦浪、蓝天、白云。听广仲唱歌就好像在跟我自己对话,他帮我把我想讲的话唱出来。”

同年7月,卢广仲发布第三张正式专辑《慢灵魂》。正如在那场演唱会里所感受到的一样,Serruria 从这张专辑听到的更多是自己柔软的内心。中学时就跟耳机里的苏打绿学习倾听自我,这一次在小队长的温柔鼓励下,当时念大二的她终于开始写歌。言语不能说清楚的情绪,音乐却可以帮她自由表达:简单的旋律、清新的歌词、过高的糖分,或许唱的正是欢乐日常。

Serrini’s OK

由于成绩优异,Serruria 申请去东京交换学习一年。去之前,她想做一张自己的 CD 送给朋友,便同好友 Wini 跑到家里用电脑录歌,Wini 弹吉他,Serruria 唱歌。这张 DIY 的 CD,没有经后期制作,在 Serruria 的 Live 送别会上被她逼着卖给朋友。后来她以Serrini(Serruria+Wini)的名字把这些歌配上简单的视频上传到 Youtube ,还有人来问她买碟,Serrini 这个名字便沿用至今。

第一张 CD《请小心车门》

在日本交换期间,Serrini 加入吉他社,也在继续写歌。这一年写的歌,都收录于2012年第一张正式发行的《Why Preys’t Thou Upon the Poet’s Heart》。这张专辑同样没有后期制作,里面的吉他还是 Serrini 自己弹的。

《Why Preys’t Thou Upon the Poet’s Heart》来自爱伦坡《To Science》

就好像是在喧哗嘈杂的课间,她独自走上讲台,一声响亮的 “Attention !!!”,大家的眼光便跟了过去,她开始唱歌给大家听。尽管只有一把吉他,歌词还有些好笑,她却并不怯场,只管唱自己的歌。Demo 也被更多音乐人听到,却是因为纯天然、没有后期制作。"我因为烂,就被人知道啦",她倒是很坦然。

2014年,Serrini 走到人生道路的分岔口——她快要毕业。同其他的年轻人一样,未来的方向有太多不确定性,她对身边发生的许多事还有些不解和失望。面对种种消极情绪,她的选择依旧是,把它们写成歌,《我快要毕业》《忘鸟爱》《黑仔歌》等歌都代表了她彼时的心情。

Serrini 的 YouTube 简介“如果我一直唱歌,我就不用去看心理医生”改编自纽约时报畅销文集 Bad Feminist 作者 Roxane Gay 的一句 ”Writing is cheaper than therapy or drugs”。唱歌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耐心又专业的心理医生。无论是多糖的快乐“被绑住的忧郁”,还是一切多愁善感,这位医生都引导她慢慢走向更加真实的自己,或许最后不一定能走到明确的终点,但她一直都在途中。

Serrini 在 FB 上解读《油尖旺金毛玲》

除了唱歌,Serrini 还会采用演讲、分享会、展览等多种方式抒发感情,更不必说她每天频频更新的社交动态。她喜欢同他人一起玩解读自己歌曲的游戏,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得出的答案也会有所不同,这是一种把自己的不同感觉讲出来的练习。“文本在被写出来的时候,它原本的含义已经死了,作为读者站在不同角度用自己的感情去解读,反而会让作品活过来”。她把文化研究的思维方渗透到音乐,这种态度也是她擅长的另一种抒发方式。

我不想做正在流行的流行乐

2014年发行的《Too Earthly Ye Are For My Sport》以及之前的作品,作曲、作词、编曲、录音,几乎都是 Serrini 一人包揽全部制作。随意简单、表达自我的叙述方式,常常令人想起已有名气的 MLA、The Pancakes,而她独特任性、诗意“癫得”的表达,又跟 MLA 有所不同。自然而然,Serrini 也被划分到香港原创音乐圈。

《Too Earthly Ye Are For My Sport》来源自济慈关于酒的诗

彼时的香港各行各业都面临着巨大变化,一部分年轻人认为,过于商业化的流行歌已经没落,比不上1980、1990年代的辉煌时期,很难在里面找到自我的身份认同。他们不再追逐被公式化流水线打造出来的流行,而更愿意选择拥抱自我、真挚坦率关心社会的原创音乐,MLA、The Pancakes……以及 Serrini 。

谈及此时自己的音乐创作和受众群体,Serrini 开起了玩笑:“可能我的出发点是面对港大的市民,而不是面对广大的市民”,又转而认真脸补充“我出生在一个对的时代,如果你想讲话(唱自己的歌),没有人会阻止你;(市面上)又有很多听歌的软件,这个时代造成我自己的表达有人听,这是一种抱团取暖的的感觉。”

《油尖旺金毛玲》官方MV

两年之后的秋冬时节,Serrini 发布单曲《油尖旺金毛玲》,并释出色彩浓郁画风绮丽的 MV 。这首歌立刻便成为众多港乐爱好者的心头好,又随着各种方式的分享推荐进入更多听众的耳朵。2018年4月,在香港演艺学院连续举办了4天的《明曲晚唱》音乐会上,黄耀明还翻唱了这首歌,当时坐在前排的 Serrini 既开心又紧张,“就好像是神降落在你面前唱歌啊”,同其他粉丝一样,Serrini 满脸粉红的笑意。

因为其具有港式电影般的叙述方式、都市背景下的爱情小品、心思细腻的人物形象,《油尖旺金毛玲》更是被乐迷们以各种方式反复解读:跟有同名角色的电影《堕落天使》做混剪、改编同名漫画、写学术式深入乐评……

实际上,这首大热金曲早在2014年就初具雏形:听了好友送陪酒女孩回家的故事,Serrini 被“动荡中的 spark of kindness”击中,想写一则地道的香港故事。她喜欢把地名、人名、食物唱入歌词,于是选择油尖旺和中学时设计的花名“金毛Ling”组成歌名,很快便代入陪酒女孩的角色做出 demo 。而彼时的 demo 版本跟现在广为传唱的版本有所不同,除了没有复杂编曲,只有一把民谣风格的吉他之外,歌词也有细微差别。

两个版本的不同歌词 

第一次写出如此完整的叙事小说,Serrini 联系 Tomii 尝试专业制作。受到儿时跟着爸爸听的许冠杰、Bee Gees 等香港流行音乐的内化作用,他们给《金毛玲》配上1990年代流行摇滚的钢琴和电吉他音阶,私密少女日记遂变成了现在我们所听到的新港式浪漫小说。

从《金毛玲》一曲初尝专业制作和复杂叙事后,Serrini 欲把每首歌都打造成短篇小说的创作雄心便一发不可收。《Don’t Text Him》她更是一下就找来十位音乐人共同制作,不同音乐人的风格偏好有所不同,Serrini 却与他们各自都碰撞出了奇妙的火花。

《DON'T TEXT HIM》各大章节

经过十个月的制作,《DON'T TEXT HIM - Serrini 全创作五章17曲概念专辑》,终于在2017年全网发布,并连续三日高居 iTunesHK 专辑排行榜榜首。Serrini 逐渐从原来的原创音乐圈走了出来,坦率拥抱流行。

Serrini 往前跨一大步,很快便吸引来大量听众。当然,也不是所有声音都来自赞许和喜爱的一方,有人曾给 Serrini 贴上“Mindie(Medium indie)”之类的标签,来讽刺她身处原创和流行中间、不左不右不伦不类的状态。对此,Serrini 倒是并不在乎,戏谑着回应:“两边我都不属于,那我只好自封为 strong and independent 咯”。

而上一张专辑的第二轮巡演还未开始,Serrini已经开始创作新歌。采访之时,我有幸听到了一首新歌的 demo,乐音变幻绕耳、歌词绝美又富含隐喻,跟她的创作理念完美拟合。她自己评价这首歌是:“我想做的流行曲是新的流行曲,我不想做正在流行的流行曲”。

我是零零后意见领袖

Serrini 此次跑来北京,其实是为了参加今年在中国传媒大学举办的亚洲流行音乐双年会,结果这次经历却被她玩成了随时随地都在进行的“全球华人正经网友见面会”。

帮弹吉他的网友、Serrini 和周耀辉,于 School,610“落地开花”演唱会

一场交流会前,我对视线范围内唯一的男生感到好奇,便前去问他为什么喜欢 Serrini 。“我是唯粉,我女朋友给我推过她的歌”,腼腆一笑后他又说“还有因为她是学机械工程的,我也是!”对学霸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旁边的女生立刻补充:“她本科念英国文学,研究生就转到了理工科。”她不是念文化研究的吗。三个问号从我头上飘过,Serrini 的高学历背景竟成了一个江湖传说。

这位同学后来去找了 Serrini 在毕业论文上签名(图片来源:一凡)

“你真的在念机械工程?”见到本人后我迫不及待解决自己的困惑。

“哈哈哈哈对啊”,Serrini 笑得有些放肆,一时间我竟不知道答案到底是肯定还是否定,她继续笑道“有人在微博上问我论文题目是什么,我说我写的是泰坦尼克号如何上太空”,也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把 Serrini 式幽默当真。

除了“港大工科生”,她还有众多身份:“哭泣的圣母”、“紫薯妈妈”、“严厉文青”“零零后意见领袖”……就连名字 Serrini ,都有“莎妮妮”“树妮妮”不同风格的翻译。

作为“零零后意见领袖”的 Serrini ,最喜欢对粉丝说“多读书,多喝水”,实际上她本人传递出的正能量可远远不止这两句。在《Don’t Text Him》“You Go Gurl” 章节里的三首,《放弃治疗》来源于对中学压抑生活的反思,《忽 Eat All》是都市型自我放纵小品,《Let Us Go Then You and I》是温情日系励志。受到这样的鼓励,她的粉丝大多闪闪亮亮、自信开朗。

Serrini “港女音乐路”分享会现场

点击收听 Serrini 在街声上的作品

图片来源:Serrini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2/18

落日飞车曾国宏:玩乐团已经古典化

2018/12/06

皇后皮箱:用DX7指出一张专辑的路

2018/11/26

花招:我们是老年养生兴趣小组